大國爭霸,機關盡,千古歷史宿命。中美雙邊,寓言是,希臘修昔底德。帶路印太,驚濤斷鏈,捲起選邊潮。天下如晦,愁煞多少豪傑。遙想峰會當年,龍鷹會面了,雄姿英發。莊園故宮,談笑間,互利飛灰湮滅。史冊神遊,先賢應笑我,才遜江郎。世局如夢,一樽恍惚案頭。

無論是否刻意選在520當天發表,也不論是否為美國挺台的機動戰術,白宮新出爐的《美國對中華人民共和國的戰略途徑》,雖是僅僅16頁的精簡文字,道盡了美國針對21世紀中國快速崛起的「認知總結」與「應對方針」,明示美國對中的「戰略移轉」正式到位。

美國正面臨一次世界大戰崛起為世界霸權以來,百年未有之大變局。此一變局超越了過往的意識形態對抗,摻進了更多文明與文化的競爭;超越了過往美國與蘇聯在軍事與經貿硬實力的冷戰兩極對抗,而在全球化與互聯網的推波助瀾下,進行與中國在後冷戰時期逐漸成形、暈染力與影響力的全方位競爭。

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2012年春,以國家副主席身分訪問美國時,提出的「中美新型大國關係」,在他2013年出任國家主席後,由外交部長王毅赴華府布魯金斯研究院演講,闡釋為「不衝突、不對抗、相互尊重、合作共贏」的內涵,對照習近平主政以來的對外關係戰略,這14個中國字,卻只像婚禮中勉勵新人的夫妻相處之道。

毛澤東的「站起來」與鄧小平的「富起來」之後,習近平要「強起來」。中國發展戰略,由「韜光養晦」向「奮發有為」移動,在承接改革開放40年的實力騰飛後,習近平的雄心壯志描繪出「中華民族偉大復興的中國夢」。大陸人民未必多數期盼中國取代美國,成為世界獨霸,卻亟欲就此擺脫「百年屈辱」的心魔,不願意再忍受外國勢力的憋屈。

溫家寶總理堅定否認G2的提法,言猶在耳,然而習近平對內所說的「黨管一切」,對外所說的「亞洲的事情歸根結柢要靠亞洲人民來辦」,對美國的價值與利益,都是刺激。「亞洲基礎設施投資銀行」、「一帶一路」、「中國製造2025」,加上在南海的「填海造島」以及修憲取消「國家主席任期制」,「新型大國關係」再也無法作為中、美兩強的交往指針。

美中關係「拐點」早在歐巴馬總統時期提出「亞洲再平衡」(Asia rebalance)時即已顯現;及至川普出任總統,美、中雙方領導人的國際戰略與領導性格愈形對撞,形成「全面向再平衡」(overall rebalance)的兩強爭霸,走向「修昔底德陷阱」,難以避免。

美中關係當前各有「退群」與「拉夥」的階段性戰略部署,也有「脫鉤選邊好打架,兩大陣營新冷戰」的未成熟發展現象,對於國際關係研究而言,將當前川普與習近平領導下的局勢做線性預測式的分析,當可寫出不少高論。然若將雙邊關係拉開至未來15至30年的長期競爭,兩國各自面臨的內外政治、經濟、社會等眾多變數,足以讓全球的分析家「早生華髮」。

美中較勁眼前的是經貿、科技、規格、金融、貨幣的競爭,以及交通線與戰略要地的爭奪;中遠程的較量,則涉及政治穩定、政府治理、經濟安全、財富均衡、社會保障、軍力適度、文明質量、民族韌性。美、中各有足以自豪之擅場,也各有難以克服的短板。美中競賽在對抗與合作之中,因時因事而有戰略調整,在強權興衰史中,除了天命與國運之外,更是「比素質、比知識、比氣長」。

中長程國家安全戰略估算,最為困難,也是必要的功課,然國無遠慮,必有近憂。政治領袖心中的國家利益,常遭短視徇私之譏,歷史學家筆下的強權興衰,總有重蹈覆轍之嘆。

台灣與美國有相容的政治制度與民權價值,與中國大陸有不能切割的史緣、地緣、血緣關係。在強權爭霸之中,既是撞擊力交會之地,也是緩衝力發生之處,稍有閃失即有傾覆之禍。存亡之道,必不可以美國之戰略利益為我之國策,也必不可以大陸之一黨專政為我之選項,而是要「比素質、比知識、比氣長」。

(作者為淡江大學戰略研究所副教授、戰略暨兵棋研究協會理事長)

#美國 #強權 #爭霸 #拐點 #利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