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雄市議長許崑源在6月6日罷韓結果出爐後,在他的臉書留下的最後一句話就是「這一次,誰會是贏家?」據媒體報導,他跟夫人的最後對話則是一句「社會沒有是非了!」很可能他是以死諫方式,對整個罷韓的提出、操作,到最後催出近94萬票的結果,從失望到徹底絕望,以個人生命來質疑罷韓成功之後,究竟誰是真正贏家?

真的,誰是贏家?是罷韓團體、民進黨、蔡總統、罷韓支持者、市政、社會是非,還是台灣民主?很可能在許議長的心目中,罷韓四人的仇恨論述、民進黨系統全面鋪蓋、蔡英文以黨主席身分的下令,確實有效動員出近94萬人投下罷免票,不僅遠遠超出罷免門檻所需的57.5萬票,更讓票數直逼2014年陳菊競選連任所得的99萬票之高峰,確實是表面的「贏家」;但這樣的罷韓政治動員,對市政推動、是非正義,以及台灣民主的深化發展也是大贏嗎?許議長恐怕就是出於對這些較抽象的價值,在罷韓成功後,卻有深厚的「失敗感」及無盡唏噓,而選擇了以死明志!

他是一路挺韓的大將,也是議會的老將,自1994年起即擔任市議員,2008年才加入國民黨。問政有草根性,但做人處事,尤其對選民,有江湖俠氣!歷經吳敦義、謝長廷、陳菊及韓國瑜等4位市長,居於監督者的角色,對市政及市長自有一定的了解及 自己視角下的比較。常與高雄庶民為伍的基層經驗,讓他對小市民的需求特別敏感及在意,所以2014年7月高雄氣爆事件時,他強烈質疑陳菊的處理態度及方式。這也多少影響他在2014年底地方選舉後再任議長的機會。

他於2017~18年力挺韓國瑜在高雄選市長,也可說是他親眼見證韓走基層,與庶民博感情的真誠與能量,才能帶動2018的翻轉,他也再恢復議長的角色。韓的施政路線以庶民的需求為優先,尤其要補上前朝留下、最困擾升斗小民的日常問題,例如道路施工品質、清淤等。從許議長的視角來看,韓正在做對的事,所以才會貼文表示:「高雄過去20年做不到的基本建設,韓國瑜慢慢做到了,大家是不是也應該給他一個公評。」他也相信「百姓的眼睛是亮的」。但他所珍惜的市政建設及市長卻高票被罷掉了!對他,情何以堪!

如就陳菊與韓國瑜這前後兩任市長比較,許議長的「社會沒有是非」感可能更強!因為他與陳菊多所衝突,指責也不客氣;氣爆發生時,許議長在備詢時問陳菊:「晚上9點時,公務行程是什麼?」陳回:「是下班時間呀!」許曾怒責她囂張及鴨霸。但在陳菊時曾任市府文化局長的尹立,卻是罷韓的主力,並在各方資源聚足下,將許議長心中認為遠較陳菊認真、賣力又親民的韓市長罷掉,且標籤韓為「黑死病」及「病原體」。對許而言,是非真是錯亂了,萬念不俱灰也難。

但許議長仍是留下了他的質疑及伏筆:「這一次,誰會是贏家?」罷韓開啟了罷免戰的示範,台灣的民主政治遊戲,除了定期改選,原來還有罷免可玩!對政治野心家,很有誘惑力。對台灣民主深化好不好,誰在乎呢?許議長想了這些嗎?不知道,他留下大哉問!願他好走!(作者為國立中山大學政治學研究所特聘教授)

#質疑 #市政 #市長 #韓國瑜 #陳菊 #議長 #萬票 #罷免 #贏家 #高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