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歐企業陸續恢復營運,對重啟經濟活動的樂觀預期提振風險性資產反彈,不過,美國總統川普宣布5月29日起取消對香港的特殊待遇並退出世界衛生組織(WHO),美中關係風波再起,若緊張情勢持續增溫仍可能引發股市拉回風險。

富蘭克林坦伯頓固定收益團隊表示,第一季新冠疫情全球大流行,推動投資人轉向避險資產,聯準會火線救援,下調政策利率至零下限,帶動美國公債殖利率在過去一季大幅下跌,跌至接近歷史低點,也彰顯了高債信券種在市場下跌時期的抗震力,不過,以目前的評價面來看,公債的上漲潛力有限,除非美國加入其他成熟國家的負收益率行列(此非基本情境),我們預期利率在可見的未來將維持區間波動。

長線來看,這次危機時包括聯準會在內的各國政府採取立即且大規模的政策回應,有助避免經濟陷入大蕭條的悲觀情境,但對於超級寬鬆貨幣及財政政策的長期影響,仍然需要後續觀察並試圖了解這些政策的成本是多少。當全球積極的政策回應讓經濟從危機中復甦,聯準會資產負債表的規模及政府負債佔GDP比重也大幅上揚,這可能創造市場失衡與價格錯置,也是投資人須密切關注且須納入投資策略的考量因素。另一方面,某些情況下,關閉邊界將對貨品、服務和人員跨境移動帶來負面影響,這也是長期的後果之一。

另一方面,儘管各國重啟經濟,但疫情並未完全消失,疫苗尚需時間研發測試與量產,與病毒共處已成為現階段生活的新常態,如果秋天疫情再次爆發並迫使經濟活動再度關閉,對經濟及健康將造成災難性的後果,預期當重新開放經濟時,決策官員將採取適當的預防措施,包含抗體測試、治療方法及疫苗等,以降低疫情可能的再度爆發。

保羅‧維克表示,鑑於目前環境的不確定性,經理團隊也將各項情境分析來加以評估GNMA債的後市展望,聯準會的買盤將持續扮演房地產抵押債市的積極角色,有助於支撐利差維持區間波動。機構MBS目前的評價面合理,仍將受到聯準會買盤支撐,以及相較公債較高的收益優勢。截至四月底,聯準會已經購買了約5950億美金的機構房地產抵押債。

此外,GNMA債受到美國政府的信用擔保,可即時收到本金及利息的支付,不像一般的企業債有信用風險。GNMA債可作為投資組合內多元分散的一環,降低波動度,提供收益來源。

(國際新聞中心整理)

#投資人 #聯準會 #GNMA #政策回應 #規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