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美國重回零利率且推出無限QE,利差交易有利之後熱錢回流亞洲與大陸,加上分析師預估新興市場可望領先成熟市場復甦,投信法人預期皆有利新興短期高收益債漲升行情;就布局時點來看,由於新冠肺炎病毒的影響,新興國家經濟成長率衰退將集中在第一季與第二季,在此狀況下,金融資產風險5月中旬過後可望降低,第二季正是逢低布局新興高收債良機,其中又以新興短高收相對看好。

台新新興短期高收益債券基金經理人尹晟龢指出,2020全球金融市場深受新冠肺炎影響,但新興高收債企業償債高峰是落在2022年,JPM預估2020全球新興高收債違約率仍不到5%。

隨著新興短債的收益率和利差都達到十年來的高位,再加上美國國債等低收益債券的數量不斷增加,預期在債市風險下降,經濟回穩後,資金將湧向一些被錯殺的高質量信用債券,新興短期高收益債將優先受惠。

尹晟龢指出,新冠肺炎衝擊企業活動,可能導致債市違約率上升,不過,全球政府與央行宣布了前所未有的貨幣和財政刺激方案,以應對全球經濟產生未知影響的擔憂;另一方面,新興市場經過近幾年的積極再融資,債務存續期間得到了延展,企業也能夠以較低的利率再融資,在病毒危機爆發之前,新興公司的基本面狀況相對良好、淨槓桿率接近七年低點,總體上有利於債務。

群益全球新興收益債券基金經理人李忠泰指出,油價波動對新興債市的影響程度較輕,主要由於新興市場原油相關發債企業大多為該國產業龍頭且具備國營企業角色,意即相關公司發行的債券擁有準主權債(Quasi-sovereign)的特質,政府隱含支持度很高,風險承擔能力較佳,也因此對油價的敏感度較低。

由於全球各國同步擴大振興計劃,根據外資統計顯示,金融海嘯後受惠於新興市場經濟基本面明顯改善,系統性危機事件呈現逐年下降的趨勢,配合上述的觀察以及低利率的環境,長期而言料將使新興市場債重回上升趨勢,若疫情緩和,預期新興市場債將因高殖利率與準主權債的特質而重新獲得資金青睞。

#有利 #準主權 #企業 #新興高收債 #肺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