警方在王浩宇服務處門外架設鐵圍欄,群眾在外抗議高喊罷免王浩宇。(呂筱蟬攝)
警方在王浩宇服務處門外架設鐵圍欄,群眾在外抗議高喊罷免王浩宇。(呂筱蟬攝)

罷韓高票通過,對民進黨而言,是一場不值得喜悅的勝利,挺韓議長許崑源墜樓驟逝,不可能不埋下陰影,這道陰影不會是對民主的祝福,民進黨的確發揮強而有力的戰鬥力,再爭奪回高雄的機會,民進黨做到了,但不表示做對了。

蔡英文總統說罷韓成功「讓台灣民主往前走了一步」,更讓民主「重新定義」,原來玩弄罷免是民主,也難怪柯P會舉台灣俚語說:「贏賭別贏話」,贏錢走人就好,非得講話消遣、暗酸,就顯得沒有牌品。

民進黨說,罷韓是公民運動。罷韓團體說,韓國瑜是「草包」,我是「四君子」,選舉話術一籮筐,沒有最下品,只有更下品。難怪講話心直口快的柯P認為,蔡英文拿「民主」講話沒必要。裡子、面子全贏,還要虧人家。

罷韓運動從頭到尾就是特定政黨在操弄,成員尹立是前菊巿府官員;陳冠榮、張博洋骨子裡是台灣基進;操盤的wecare就是泛新潮流的菊系,卻包裝成公民運動,講得一副冠冕堂皇,最後蔡英文還要再來補刀、收割。

原來蔡英文口中的台灣民主,是民進黨版的列寧式獨裁,是比封建更專制的吾皇萬歲萬萬歲,比起朝鮮造神,蔡英文恐怕更接近神的領域,黨政媒一把抓,即使黑的都能講成白的,「台灣民主往前走了一步」就這樣子被定義。

當總統大選結束,韓巿府說「巿政優先、防疫第一」,罷韓理由書則寫韓國瑜帶來了「城巿的黑死病」,到底是誰散播仇恨、製造對立?反過來,等罷韓確定,民進黨也說「巿政優先、巿民第一」,難不成眼睛業障重?

人民到底看到了什麼?當社會只剩下國家機器定義的一言堂,就是人為刀俎,我為魚肉。「這一次,誰會是贏家」就像末日預言,群魔亂舞的時代,魔鬼才是贏家。蔡英文一席話驗證,權力使人腐化。這一次,腐化往前走了一步。

#巿府 #蔡英文 #講話 #往前走 #台灣民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