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了往年煙硝味,彰銀改選維持「公民共治」將成定局,即便外資建議台新金能增加1席董事,但確定的是,不要說合併,台新金連經營權都拿不回,這「共治」也就是在公股的壓迫下,不得不的妥協。

彰銀案一拖三朝,公說公有理、婆說婆有理,講歷史扯不清。但不可否認,眼前的彰銀確實是個離心離德的共治結構,公股運用國家機器霸住經營權,台新想走,政府卻不給個合理的條件,終究僵在這裡。

試想,今天如果不是公股,像彰銀這種公司派與市場派的爭端屢見不鮮,兩方就是股權實力定生死,結果一翻兩瞪眼,還公司個耳根清淨的環境,倒也痛快。

偏偏在於台新金的彰銀持股,要多買、要少買都得金管會點頭,這如同以財政部為首的國家隊,不僅糾眾圍毆台新金,而且還把台新金的手都綁住,確實贏得不光彩。如今的台新金已經低調避戰到只差沒告訴公股「給我(合理的)錢,我就滾」,如此卑微的請求,如果財政部還要用那種以官逼民的姿態逼其退場,那就真的過份。

彰銀案一拖15年,是該解決了,財政部如果認定彰銀是「國家資產」,就應開出合理價格買回。台新金也可撥撥算盤,在獲得股東諒解下,也許吃點虧,換得絆腳石搬開的自由,也非壞事。

扁朝也好、馬朝也罷,或多或少種下讓彰銀案複雜的原因,但真要「光復彰銀」,絕非維持假面共治,終究該讓台新金的彰銀持股完璧歸趙,況且當年賣彰銀的就是綠營,解鈴也需繫鈴人。

#經營權 #財政部 #共治 #彰銀持股 #台新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