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進黨罷免韓國瑜終於得逞,聲稱這是台灣民主的勝利,其實這是民進黨奉行「三隨主義」結出的果實,吃在民進黨口中,可能甜美芳香,但吃在台灣民主政治的口中,可就苦澀難嚥了。

民進黨全面執政以來,奉「三隨主義」為圭臬:遊戲規則「隨」我訂、行政作用「隨」我意、獨立機關「隨」我捏。這三大法寶在罷韓過程中發揮得淋漓盡致,所以打了一場得分超乎預期的勝戰。

罷免的遊戲規則是民進黨主導修正的,這次變成核彈,把韓國瑜炸得粉身碎骨。高雄選民雖近94萬人同意罷免,遠超過罷免所需的57萬多票,也高過韓當選的89萬多票,看似符合民主與正義原則。但是,《選罷法》被修改前罷免投票人數是必須過半,而不是修改過後的1/4,如果這個高門檻仍在,達標不易,則綠營還有足夠的誘因提出罷免案嗎?再說,同意罷免韓國瑜的票數只有高雄市公民數的42%,未過半就拉下民選市長,這難道就是「台灣民主的勝利」?

這麼低門檻的制度違背「當選即定期授權」的民主要義,且將使罷免成風,輒以一道可輕易越過的門檻去否決當選門檻較高的選舉,極易造成政治動盪,甚至鼓勵冤冤相報,激化政黨鬥爭。當初就是因為罷免國民黨一位立委受制於門檻太高而失利,民進黨才和時代力量聯手修改《選罷法》降低門檻的。這個「超前部署」這回發揮毀滅性戰力,可見「遊戲規則隨我訂」的重要性。

其中的妙用正如《公民投票法》。公投一直是民進黨死抱不放的神主牌,修法調低門檻使盡全力,偏偏2018年九合一選舉綁上多件公投案,結果不但通過的內容違逆民進黨政策主張,也導致選舉慘敗。民進黨為絕後患,乃修法把公投與選舉脫鉤,且規定2年只能公投1次。現在準備提出憲法修正案,為了便利通過,又說要跟下次選舉綁在一起。可見,黨利、黨略壓倒一切,無論修法還是制訂政策,莫不如是辦。

法律隨我訂猶感不足,民進黨還要利用執政霸權,遂行「行政作用隨我意」,罔顧黨政分際,恣意妄為,一切以黨意與利益是從。這次罷韓過程,民進黨使出渾身解術,踐踏政黨與政府的分際,將公權力介入的效能發揮到極致。行文大學停課、補助交通費用、發燒也可投票等,凡政府機關能為衝高投票率效力之處,無一掛漏。這正是民進黨政府霸道執政的一貫作風,行政權所產生的作用,必須為我意是從。

霸道執政當然也就必須剝奪政府內獨立機關的獨立性,做到「獨立機關隨我捏」,貫徹執政黨的意志。

在這種政風之下,舉辦選務的中選會罔顧超然、公正原則,公然介入罷韓事宜。獨立機關原應獨立行使職權,不受最高行政權指揮,這個設計在民進黨全面執政之後全面崩解。政府行政機關全面政黨化,從人員任命到職權發揮,為我意旨是從。前些時候爆出的總統府密件即已暴露,政府在甄拔通訊傳播委員會的委員時,個別推算內定的學者是否將秉承民進黨意志懲處中天電視。

民進黨政府運作「三隨主義」日臻成熟,已到爐火純青境界,這是其永續執政的一大主力,但對於台灣的民主政治而言,殺傷力卻很大。有鑑於此,「三隨主義」還是拋棄為妙,否則民主的功臣就變成民主的劊子手了。(作者為資深媒體人)

#主義 #執政 #門檻 #民進黨 #選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