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疫情波形來說,亞洲和歐洲都已過高峰,各國紛紛放寬管制,希望讓經濟與社會生活回到常軌。相較之下,台灣一開始管制得很快很嚴,但到了可以放寬時卻畏首畏尾遲不決斷,紓困金與振興券更是惹翻民怨。疫情有如災難,衝擊萬千生計,災難過後需要盡速重建,而兩岸交流攸關台灣經濟,蔡政府既然已完全掌控政情,統派失去影響力,就不要繼續陷在兩岸對立中,浪費民眾賺錢的時間。

台灣兩個月沒本土疫情,可以說內部相當安全,國際間對各國防疫表現評比,台灣多在前10或至少前20內。但近來歐洲若干評比將經濟復甦表現納入後,台灣的名次便降低了,因為台灣固若金湯的邊境阻絕措施至今未有放鬆,出入國境幾乎凍結,政府也沒有大手筆的振興經濟政策,更別提港澳日韓美發給公民折約1至3萬多台幣的錢,台灣振興券是花1000換3000,寒酸得都不好意思在國際間講了。

非理性政策不利民生

歐洲和美國雖然每天還有不少新增病例,但在高峰過後,都開始放寬各項限制,這看在要求每天「加零」的台灣人眼中,也許覺得太過冒險,但人類必須在「生命」、「生計」與「生活」中,求取一個最適當的平衡。閉關自守一定可以對防堵疫情作最大保障,但因此而嚴重受創的經濟卻會造成長時間的衰退,不可計數的民眾會失去工作或收入銳減,家庭會陷入危難,尤其畢業生將面臨就業緊縮,從而導致社會不安等更多問題。

台灣既然幸運躲過「生命」的災難,只有400多確診及7人死亡,就應該把重心放在快速恢復「生計」與「生活」,沒必要過度延長邊境管制。台灣經濟高度依賴對外經貿交流,邊境凍結下不要說商務人員往來,連貨品物流也受阻,相關商家受傷慘重。如今兩岸台商往來不便,湖北與武漢台商甚至要被註記,「小明」們不能來台和父母團聚,陸生無法返台完成學業取得學位,這些嚴苛到違反人道的阻斷,就現在兩岸疫情來說,根本是不必要且帶有歧視意味,不是理性的政策,更不利於經濟復甦。

事實上,大陸早已控制住疫情,現在確診與死亡人數是德國的一半,德國已經是國際間公認防疫最棒的國家之一。以疫情危險程度來說,大陸並不會比台灣或香港高,大陸封城管制之嚴密,掌握人員活動之精準,是其他國家很難做到的。不久前武漢對近1000萬人進行普篩,沒有發現任何確診病例,只有300人無症狀感染,這項經過實證的數據,讓國際社會願意重啟交流。美國宣布將在本月22日重開武漢領事館,武漢的大學屆時也要開學,疫情源頭的第一線已恢復正常生活,在衡量疫情現況後,政府應該放下敵意,盡早分階段開放兩岸往來。

兩岸航線自2月起除了北京、上海浦東、廈門和成都外,其餘全部停飛,至今已持續4個月。交通部正研議再增加深圳、重慶、青島、寧波、廣州及長沙6個機場,先開放客機載貨,後續再考慮載客,但這個決定還是要疫情指揮中心與蔡政府高層來拍板,行政院的態度卻顯得保守遲疑,是擔心邊境一開就結束「加零」,還是不願兩岸解凍?即使台商、旅遊、餐飲等相關業者要為此付出沉重代價?

疫情過後努力拚經濟

兩岸關係在蔡政府上台後陷入緊張,台灣拉高對立並甘為美國總統川普攻擊大陸的子彈,不僅使兩岸關係更加惡化,也會流失我們在兩岸互動上的政策空間與後路。現在大陸在美中衝突、香港問題及疫情究責等都遭遇困難,蔡英文總統既然對深綠的修憲主張踩煞車,應是希望維持兩岸的穩定,不願過度躁進挑釁。要在疫情過後努力拚經濟,便應該對大陸主動釋出善意,便利台商及陸生往來,並基於人道立場讓「小明」回家。善意激發善意,在良性互動下逐漸恢復兩岸溝通,有安定和平且利於經貿往來的環境,台灣才能迅速重建。

蔡政府不要只追逐「加零」,要讓民眾生計與國家經濟重新點火。

#台商 #大陸 #經濟 #疫情 #台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