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英國布里斯托爾奴隸商人愛德華‧科爾斯頓的雕像被摔倒在河中;在美國波士頓航海家哥倫布的雕像遭到斬首;維吉尼亞州長也下令拆除南北戰爭南方代表人物李將軍的銅像。以轉型正義之名對古人塑像或遺跡的毀壞塗汙近年來在國內外已屢見不鮮,但是離還原歷史汲取教訓仍有很大的距離,甚至背道而馳。何以致之,因為對一些人而言,轉型正義的目的本就不在於此。

轉型正義預設了一套超乎地域時代的道德標準,凡諸不符合此一道德標準者,皆應予以糾正批判,皆須接受道德審判。也就是用現今的道德標準去建構一套歷史詮釋,歷史中所有的幽微人性、侷限的見識、窘迫的決策壓力、貧乏的可用資源乃至道德選擇困境等等歷史條件都可以忽略不計,歷史只剩下殺伐冰冷的是非對錯與道德戒律。

錢穆先生在《國史大綱》一書中所說要對歷史帶有溫情與敬意的理解,理解當時人的複雜性與侷限性,尊重甚至同情他們所面臨的困境,反思在那個困境的可能選項,擴大我們的視野與想像力。歷史不是任由政治權力給我們新的枷鎖,而是真實的還原歷史現場,讓我們看見各種可能,從而獲得思想的解放,這才是研讀歷史的真意。

但是政客不允許人們如此閱讀歷史,因為歷史的詮釋權太重要了,唯有將歷史簡化成有利於我的敵我矛盾,這部歷史才能為我所用,其餘都是爛紙頭。這種簡化甚至政治化的歷史進入以求知求真為目標的大學校園就十分危險了。

前幾年英國的牛津大學就有一項「羅德非倒不可」的運動,主張將校園內的一尊羅德塑像拆除。羅德是19世紀英國的一位政治人物也是一位成功的商人,他創立的得比爾斯,至今仍是重要的鑽石公司。但他是位著名的帝國主義和種族主義者,他是牛津大學的校友同時也是著名的羅德獎學金的提供者,他死後捐出大筆遺產給母校設立此一國際獎學金,培養許多人才,不少國家元首政要和諾貝爾獎得主都曾領受此獎學金。

面對這個運動,牛津校方決定在增加歷史說明的條件下保留羅德的塑像,理由是歷史有其複雜性,移除塑像並不能使學生從歷史中學到更多的教訓。牛津大學的校監彭定康爵士也表示,改寫歷史,以討好「當代的觀點與偏見」,是不可以的。他又說:「我們唯一不該容忍的就是偏狹的態度。我們不希望我們的大學變成一個靈魂的荒園,心智乏善可陳的地方。」

最近台大學生提案要成立轉型正義小組。從中外歷史看,討好當道,阿世媚俗,只會使我們的大學校園成為靈魂的荒園,再也無法綻放百花。(作者為退休大學教師)

#道德 #歷史 #靈魂 #英國 #轉型正義 #牛津大學 #困境 #道德標準 #塑像 #羅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