罷韓投票後,走進國民黨中央黨部,竟感覺人事蒼涼,彷彿世界已遺忘了國民黨。經過年初的總統選舉大敗、此刻罷韓成功、及即將到來的補選,恐又是一記敗仗,令許多泛藍選民,包括許崑源議長,抑鬱寡歡。

泛藍選民的絕望不是沒有道理的。蔡英文的總統選舉817萬票及罷韓的近94萬票在在顯示泛綠勢力在台灣已是穩定的大多數,若內外在條件不變,國民黨重返執政幾乎不可能了。

我則震攝於1450網軍的進化,彼並未隨著總統大選而消逝,繼續以國家機器餵養著,壯大成綠軍閥,並結合2014年柯P的網路參與及2018年韓國瑜從傳統媒體擴張至網路軌跡,發展成傳媒/社群/網紅/政治人物四位一體的新動員模式,成功催出總統大選336萬票(蔡英文票數減民進黨政黨票)以及罷韓20萬票(罷韓同意票減陳其邁票數)。

我姑且稱這300萬人為第三勢力,主力為40歲以下青年人,居住於都會區,政治上最大公約數主張為反中,但未必贊成獨立,其他關注議題包括、同婚、環境、運動、居住正義等。第三勢力的崛起使得台灣政治生態丕變,過去藍綠僵固的政治版圖已被徹底瓦解。例如,台北市的第三勢力已達4成,將國民黨逼退至4成和民進黨兩成。換言之,國民黨已不可能單獨過半,若不能爭取第三勢力選民的青睞或阻斷第三勢力與民進黨合作,則2022市長寶座亦非囊中物。

然第三勢力的價值觀較偏民進黨,國民黨如何贏取其選票?2018年的韓國瑜給了答案,一個非典的國民黨候選人。韓國瑜具有感染力的煽動語言、平易近人的肢體語言,又掌握到高雄市民長期積累的情緒,又老又窮的悲憤心態,因此擄獲了第三勢力,以15萬票差距化高雄市長之不可能為可能。但也因此股力量,韓國瑜在總統大選中受盡訕笑,甚至被追殺至摘掉烏紗帽。

平心而議,韓國瑜人氣驟降,不是其非典人格不再,而是一連串的外部事件使第三勢力轉向。香港反送中抗爭直接將國民黨候選人,不論何人,送進太平間,只剩輸多輸少的問題;新冠肺炎則使得民進黨施政滿意度達歷史新高,任何國民黨人在此情勢下都只能仰天長嘆。

韓流或許止於罷韓一役,但我以為韓流橫空出世帶給國民黨的功仍大於過。雖然韓國瑜接連讓國民黨失去總統大選及高雄市長,短期間高雄之綠化比甚至比台南更甚,但非典競選模式,尤其庶民語言,發掘出國民黨第一次可不靠組織動員的自發性支持者及第三勢力的垂青,這是他給國民黨從政同志們的啟示。(作者為元智大學資訊管理學系教授)

#高雄市長 #國民黨候選人 #蔡英文 #三勢力 #國民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