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投資級債券是優質美國企業所發行的債券,特點是其歷史上較低的信用損失和長期穩定的表現。過去30年裡,25年的年度表現為上漲;且在負報酬的5年中,最大的年度跌幅不超過5%,發生在2008年全球金融海嘯期間。

美國投資級債券可做為資產多元化的有效工具,此類資產在歷史上已證明與股票和債券市場中風險較高的資產類別的相關性較低,舉例來說,自2007年至今年4月底,美國投資級債券與S&P 500指數的相關係數為0.39,與美國高收益債券之相關係數僅為0.65。且自1989年以來,在不同市場環境下,美國投資級債券大多數年度表現均領先風險屬性相近的美國國庫券。

雖今年第一季美國投資級債券表現依然領先其他類型債券,仍無法避免來自新冠病毒全球大流行的衝擊。美國投資級債券的利差在3月時來到2008年金融海嘯以來的最高水準,由於沙國與俄羅斯之間的油價戰,能源企業債受創最深,以信用評級來看,BBB等級債券表現不佳,工業公司發行的債券表現不如金融和公用事業。

在聯準會宣布其購債計劃包括企業債和ETF之後,美國投資級債券於4月份重拾漲勢,而資金流入量強勁反彈,使新發行的債券輕鬆地被市場吸收;儘管利差出現收緊,但預計流入的資金量能仍將保持強勁,尤其是來自歐洲和日本的投資者,因為對沖成本持續下降,使殖利率利差具吸引力。此外,從歷史的角度來看,投資級債券的利差鮮少位於目前的水準,自2007年開始,利差位於如此高水準的時間占比不到10%,這使得當前環境成為長期投資者難得的切入點。

儘管經濟復甦前景仍有不確定性,且預期投資級債券仍有被調降評等的情況,我們仍相信投資級債券具備極佳的長期投資潛力,惟需要透過主動式的投資,才能找到最佳的投資標的。舉例來說,在目前環境下,具有強健營運模式和槓桿比重可控管的美國發債企業可能超越大盤。從產業角度來看,通訊、公用事業和科技公司最有能力應對疫情帶來的挑戰;美國的金融企業,尤其是擁有大量國內和國際業務的大型銀行,也因其堅強的流動性和強勁的資本實力而處於有利地位,足以承受自身的信用下跌風險和整個經濟的下行風險。

在當前環境下,能源、住房和交通等其他行業正面臨著更大的挑戰,但即使在這些行業中,主動式的投資經理也有機會找到相對價值看好的標的。例如,由於石油價格急劇下跌,受災最嚴重的能源債發行企業很可能是油田服務公司,因該子產業的收入直接來自於獨立上游生產商的資本投資;反之,較大型的整合能源公司和獨立的能源公司具有多重的槓桿機制,亦無短期資金需求,在油價下跌導致現金流量劇降的時期,經營狀況應會好得多。

#發行的債券 #強勁 #美國 #能源 #表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