罷韓結束,南部政治版圖重新歸位,雖說後續猶有「你罷我也罷」的漣漪,但都已是不足掛齒的報復性恩怨。罷韓票數中顯示國民黨選前民調徹底失算,同時又有不符合藍綠基層傳統勢力比例的「多出的19萬票」。為什麼國民黨至今仍無知或無能面對這就是「年輕選票」的明顯事實?

橫跨20、30歲的世代早已發展出「非傳統、非典型」的台灣政治新力量了,近幾年已經在多次選舉中冷血無情的對政黨候選人顯示出「載舟、覆舟」的關鍵勢力。無論總統大選、罷韓投票的當日,台鐵與高鐵月台上滿滿盡是年輕世代輕裝返鄉的重疊身影,車廂內他們各自獨行清冷地滑看手機,也不見任何「成群結隊、口號吆喝」的造勢行動,多數只是為了「討厭誰」的強烈負面意志而願意積極付諸政治行動。

亞洲地區真正深入研究年輕世代的國家,只有南韓。南韓基於極其優異的網路電信環境,培養出年輕世代透過社群所擴張累積的一切,近10年來已經在南韓政治經濟、社會文化的所有領域快速發展出真正的「主導性」。這股力量具備了「混沌分歧、分工密合」的矛盾屬性,往往直接以破壞力帶動創新,廣稱為「B級文化」。

「B級文化」在南韓被提出,是一股帶著對於「A級」傳統保守主義的嘲弄和抵抗,描繪著年輕世代往往更傾向「簡單、充滿玩性」,在價值上「質疑成功、消極反抗」,品味上甚至「廉價、俗氣」也毫無妨礙的集體特色!這樣的「集體意識」在視頻影像、短文推播的傳播時代中形成了即使是「個別破碎」,也仍擁有強大推波助瀾的行動力與影響力。

事實上,台灣社會也早已同步進入同樣的社會形態與結構,年輕世代以分散破碎、歸屬不明的個別性,從網路社群的緊密關係中「形成一致的族群行為」。這種全新的政治族群,擁有政黨歸屬之外浮動的「意識、傾向、行為」,堪稱另一股模式早已成熟的「B級文化勢力」!如今也越發鮮明地成為影響台灣政治走向的關鍵勢力,再也無可阻擋。

只是,至今台灣媒體上到處還是「傳統政治演算」進行推論預測,名嘴們口中幾乎都仍是以「藍、綠」各占比例,其他則歸以「中間選民」的模糊分析。中間選民過去被視為是「沉默、非積極」的少數人,壓根不符合政治行動上如今明明既能深藏觀望、又能喧譁上街的年輕世代。

台灣年輕世代的這股「政治B級勢力」,其實恰是另一塊「底層文化」。儘管從成年人看來不免粗糙、缺乏邏輯,甚至是非不明,但年輕思想的獨立性更強大,反而沒有「韓流」老一輩常見的崇拜、癡迷、頑固。年輕世代關於政治的論述與表達上,也普遍習慣於各種衝突、摩擦,甚至可以受不同的價值影響,就算輕易改變立場也無妨。

地方大選從強烈「討厭民進黨」,兩年後變成「討厭國民黨、討厭韓國瑜」的年輕世代,翻臉完全不需要複雜理由!國民黨長期嚴重欠缺跨世代對話的能力,如今萎縮到難以想像的局面。相較之下,民進黨只是更擅長於對年輕社群蓄意討好,準確釋放各種「沒頭沒腦卻大受歡迎」的話題,真假之間導引成「國民黨真討厭」的氛圍而已。

#政治 #形成 #文化 #南韓 #社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