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容萱在片中扮演女警,還裝成辣妹出勤。(原創娛樂提供)
任容萱在片中扮演女警,還裝成辣妹出勤。(原創娛樂提供)

任容萱與師妹陳天仁在恐怖國片《驚夢49天》演出女警和女鬼,兩人在電影裡皆有壓力極大的被性侵戲碼,其中任容萱在執行勤務時化身辣妹,想要釣魚卻被電暈,遭劫色歹徒押在酒店的桌上,她回憶說:「女生腳開開,底下站一個人,被丟在一張桌子上面,現場環境真的有即將被侵犯的感覺,那場戲對我來說壓力蠻大的。」

任容萱表示拍那場戲一開始確實有點卡卡的,男演員起初放不開,擔心會有肢體接觸,於是就告訴對方:「沒關係,我們現在都很安全的。」且該戲實拍是一鏡到底,難度頗高。不僅如此,任容萱飾演的角色更曾經遭生父性侵,心中有難以抹滅的陰影,為了詮釋這種創傷心理,她自己加戲,每次痛打完性侵犯都要病態的瘋狂洗手。

不做虧心事內心坦蕩

而被封為「象迷娘」的陳天仁,是與動作指導演員楊志龍(龍哥)有場性侵床戲,雖然現場有NG也拍了不同的角度,但第一次拍電影的她卻有種大無畏心態,「我很放心的把自己交給對方,跟他說:『就交給龍哥了。』」

電影探討民間習俗觀落陰,是否有撞見「好兄弟」的經驗?任容萱雖沒撞鬼實例,但她分享以前遊學去美國,曾住過一間老宅,環境非常陰森,當晚她就害怕的打電話給任爸,哭訴明天一早就想飛回台灣,任爸用正氣凜然的口吻告訴她只要沒做虧心事,就無須害怕。

《驚夢49天》24日上映

陳天仁則是在18到19歲的時候突然開始有靈異感應,「只要去荒郊野外回來就會帶鬼回家,有次在浴室洗澡時,鬼就突然在我耳邊叫,我嚇到罵了個粗話,往外衝跑到家裡唯一窗戶有光照進來的地方。」她這樣的體質維持了3、4年,撞鬼頻率很高、影響生活,最後選擇去收驚,才關起了陰陽眼,「其實重點是自己不要害怕,不怕鬼就不會來。」

《驚夢49天》在疫情逐漸解封後登上大銀幕,新冠肺炎爆發的這5個月,任容萱主力都在忙電視劇宣傳,日前媒體曾曝她有位北京上班族男友,但她否認說:「有點誤會,是有人持續連繫,不是男朋友,是有聊天的對象,這樣的互動蠻好的,其實人際關係本來就是順其自然,不是我決定怎樣就怎樣,要天時地利人和。」稱自己目前還是單身。電影6月24日全台上映。

#場戲 #卡卡 #龍哥 #陳天 #性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