命運對於絕大多數普通人來說,無非是順利與否、成功與否,最多是談談幸福與否。但對於另一些人,則是真的與「命」有關。那個拖著傷腿一路狂奔的夜晚,有一半的概率是為自己的命運畫上句號,還有一半,則是強行讓命運轉個彎。

貝亞還在排隊等待瑞典政府為他安排手術。從那場炸彈襲擊發生到現在,已經過去了整4年。兩條腿並在一起,像一個「K」,他有時拄拐,有時已經不用。經年累月,他的傷腿已經在畸形癒合。

四國交界處的民族

一年期的居留許可就快要到期,手術還沒有消息。說到這,貝亞不算擔心:簽證可以續簽,腿,也不算著急了。續簽的難度不大,貝亞說:「現在全世界都知道庫爾德的情況,我們過什麼日子他們(各國政府)都知道,續簽應該不難。不過要是從大馬士革來的,可能就沒那麼容易了。」

貝亞是敘利亞庫爾德人。

庫爾德是中東地區的一個民族,生活在土耳其、敘利亞、伊拉克以及伊朗四國交界的山地庫爾德地區──Kurdistan,人口約4500萬(現有資料認為庫爾德人的數量為3000萬,但貝亞堅持認為他們有4500萬人口)。

19世紀後,庫爾德地區被四國瓜分。現在的庫爾德人分散在四國境內,其中,以土耳其境內人數最多,敘利亞最少。庫爾德地區,是ISIS主要的活動區域。

──ISIS現在勢力越來越小了。

「沒錯,是我們(庫爾德人)殺了他們。」貝亞說。

近些年,庫爾德人被人們熟知,是因為在過去幾年中,庫爾德人在抗擊ISIS的戰鬥中,立下了赫赫戰功。庫爾德人數年與美軍聯手抗擊ISIS,兩方結下了深厚的友誼。美軍將領還曾在採訪中,稱讚庫爾德人「驍勇善戰」。

每年3月21日是庫爾德人傳統新年——Nowruz(諾魯孜節)。庫爾德人會在這一天,舉行盛大的集會和遊行。

2016年3月18日,諾魯孜節的前三天,有人對敘利亞境內庫爾德地區發動了自殺式炸彈襲擊。

那天貝亞去探訪他的一個開小商店的朋友。一輛汽車在離他不遠的地方爆炸了。一扇門掉了下來,砸在貝亞的腿上。貝亞被送進醫院,接受了手術。

貝亞生活的地方是敘利亞邊境庫爾德地區的一個小鎮Kahtanieh,當地醫療水平十分有限,以及植入的醫療器材品質不過關,7個月後,貝亞的腿傷復發,需要將已經植入的金屬取出,但當地醫院沒有能力提供修復治療。非庫爾德地區的醫院,對庫爾德人並不友好。貝亞的傷就耽擱下來,直到現在。

「ISIS宣稱對那次爆炸負責,但ISIS等於土耳其。」說起土耳其政府,貝亞難掩憤恨。

庫爾德人與土耳其政府關係十分複雜。庫爾德人在土耳其境內的組織,叫庫爾德工人黨,與土耳其政府長期衝突,幾十年來雙方死傷數十萬人。土耳其政府還曾在1930年代對庫爾德人進行過血腥鎮壓。長期衝突和鎮壓下,留下了大量庫爾德孤兒,這些孤兒中誕生了今天聞名世界的「庫爾德女兵」。

庫爾德人謀求獨立

衝突的原因是,庫爾德人一直在謀求獨立。

歷史上的庫爾德人一直有建國夢想,事實上他們曾在1946年,建立過自己的國家「庫爾德斯坦」,不過只存在了短短一年,就被迅速滅國了。直到今天,庫爾德人依然在為獨立而努力。

貝亞之所以說,ISIS等於土耳其,是因為庫爾德人認為土耳其政府在暗中向ISIS提供武器,他們甚至認為,ISIS最初就是土耳其政府培植的。貝亞說庫爾德有自己的情報系統。

ISIS突然出現在敘利亞庫爾德的地盤,山的另一邊便是土耳其,貝亞指著手繪的地圖問我:「那你覺得他們是從哪來的?ISIS首腦的老婆孩子們全都住在土耳其,你說他們能從哪來?天上掉下來的?」

事實上在埃爾多安政府眼中,庫爾德問題的確是值得動用一切手段去解決的,土耳其已經將庫爾德工人黨定性為「恐怖組織」。

因為曾與美軍一起抗擊ISIS,庫爾德人得到過國際社會在道義、資金、武器等多方面的支援,便是庫爾德人名聲大振的這幾年。但在2018年之後,庫爾德人的生存狀態急轉直下。

2018年底,沙特肢解記者卡舒吉一案,帶來了國際社會一系列連鎖反應,大國間暗中交易,最終導致川普決定從敘土邊境撤軍,拋棄了曾經的戰友庫爾德人,這為他招來了國際社會及國內輿論的罵聲一片。但大局已定。失去了美國的支持的庫爾德人,如今被土耳其與ISIS左右夾擊。

貝亞說:「有一天有兩個人,穿著庫爾德武裝的軍裝,在我們的城鎮中心,開槍掃射,然後大搖大擺地走了。」

自殺式襲擊在當地也接連不斷。

飽受歧視受到排擠

像貝亞家這樣的庫爾德地區的老百姓,如今處境十分艱難。在外有打不完的仗,在內又飽受歧視。

貝亞說:「我們生活在社會底層,敘利亞對我們沒有公平可言,只要說庫爾德語,就會受到排擠。」庫爾德人在長相上,也與阿拉伯人有明顯的不同,導致庫爾德人在中東可以被輕易地分辨出──這也是為什麼貝亞無法在國內接受手術。

貝亞的同學曾經因為手戴一條帶有庫爾德圖騰的手鏈,而被警察帶走。貝亞的伯父,因為兒子選擇當兵,被人整天上門找茬毆打。巴沙爾政府甚至禁止庫爾德學校教授庫爾德語。因此庫爾德人與巴沙爾政府也一直矛盾衝突不斷。內憂外患,庫爾德的老百姓,苦不堪言。(《當一個逃亡的敘利亞人站在眼前》四之一)

#ISI #土耳 #庫爾德人 #境內 #獨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