總統府對於此次監委人事案,刻意用擠牙膏式三階段公布監委提名人選,無非就是為了掩護前總統府祕書長陳菊的人事案,以及民進黨過去高喊廢考試院、監察院兩院的雙標印象。因此,若說府方這次的提名操作沒有其他的政治目的,恐怕無人能信服。

回顧府方的政治操作,第一步先是公布兼任「國家人權委員會」的監委,試圖以「進步價值」、「多元人權」的大帽子,掩護主委被提名人在從政期間強烈的黨派色彩與御下能力不彰的事實。但國人可別忘了,國家人權委員會主委是由監察院長兼任。根據憲法,監委行使職權必須超出黨派以外,院長自然也必須符合相關規定。但陳菊的從政資歷與民進黨權力核心向來緊密結合,若不用其人權形象掩護,實在很難與歷屆院長匹配。

除此之外,陳菊在擔任高雄市長期間,高雄市政府不論是機關主體或是首長個人,均有被監院調查、糾正或彈劾的紀錄。陳菊擔任總統府祕書長期間更爆發史無前例的私菸案。因此,府方用一個國家人權委員會主委頭銜,就巧妙掩蓋院長被提名人黨派與御下能力的兩個致命缺失。

府方第二步政治操作,則屬單獨釋放「國民黨籍」黃健庭前縣長出任監察院副院長。但顯然蔡英文並非真心屬意黃健庭出任,否則不會放任綠營釋放杯葛訊息。依目前表態反對黃健庭者來看,仍屬綠營小咖或孤鳥,除了貼貼臉書外,也沒有激烈的反彈或威脅動作,不但不會影響蔡英文領導威信,反而更凸顯反對者與府方有一定默契,目的只是要傳遞蔡英文是願意藍綠和解、具有高度的全民總統,另一方面則是釋放藍營菁英跳船潮的訊息。

府方第三步政治操作,則是趁藍綠夾殺黃健庭之際,全面釋出所有監委提名名單,希望透過黃健庭的新聞,來逃避民進黨再一次雙重標準的無法自圓其說。但民進黨此舉不但違背過去的政治理想,「提飽提滿」更是完全不顧社會觀感。

回顧民進黨在野時期,不斷主張廢除考、監兩院,並質疑國民黨考、監人事充滿政治酬庸性質。然而,此次不論兼任人權委員的監委或是一般監委,都不乏酬庸人選。試問此次疫情期間政府許多侵害人權的措施,又有哪位人權監委被提名人曾經逆時中、仗義執言?又何以解釋落選綠營立委轉任監委的正當性?

現在民進黨執政,儼然是雙標保證。過去在野時期的主張,除了追討黨產外,無一不雙標。此次監委人事提名除了雙標外,更凸顯當利益與理想產生衝突時,民進黨將選擇利益而非理想。當國民黨執政時,因考、監兩院的人事權,總統依憲法可不需與在野黨協商,民進黨在人事上分不到一杯羹,考、監兩院就成了民進黨眼中完全沒有功能性的盲腸機關,但當民進黨執政形勢逆轉,此時總統又變成恪守憲法義務的憲政守護者,雙標轉換悠然自得。但民進黨可別忘了,網路時代,所有歷史都將被人民翻出檢視,棄理想、選利益,終將被民意反噬。(作者為立法委員國會辦公室主任)

#總統 #監委 #黃健庭 #提名 #雙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