韋皇后操控小皇帝,掌握朝政之後改元「唐隆」,寓意是使唐朝興隆起來,以此掩飾她想要稱帝的野心,誰知「唐隆」與「隆基」有一字巧合,竟成為李隆基舉兵的心理支撐,這也是韋后所始料不及的。

反觀李隆基這邊的情況,和韋皇后恰恰相反。韋皇后的優勢,正是李隆基的劣勢。輿論上,當時天子已立,而且是中宗的兒子,符合繼承原則。李隆基要興兵,那是師出無名。所謂「名不正則言不順,言不順則事不成」,輿論上首先就處於劣勢。軍事上,李隆基雖然沒少在禁軍中下工夫,在萬騎裡也有一些朋友,但是,這些朋友是否能夠在關鍵時刻為李隆基賣命並不確定;另外,他們都是中下級軍官,即使自己沒有問題,能否有足夠的號召力來發動下屬也值得懷疑;更重要的是,當時的防衛力量由萬騎、飛騎和府兵共同組成,就算是搞定萬騎,其他軍事力量也還是巨大的威脅。政治上,李隆基這邊的謀臣都是中下級官僚,人微言輕,和韋皇后那邊的宰相們根本不在一個重量級上。這樣看來,李隆基能夠動員起來的力量和韋皇后代表的國家機器相比,顯得相當弱勢。在這種情況下政變,確實是勝算不大、風險不小。但是儘管如此,事情也很難再拖下去了。因為時間拖得愈長,韋皇后的勢力愈穩固,愈難以動搖;同時,準備時間愈長,自己暴露的可能性也愈大。與其如此,還不如背水一戰。就在李隆基為此忐忑不安的時候,禁軍裡發生了一件事,不僅堅定了李隆基政變的決心,也成為他舉事的重要契機。那麼,軍隊裡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這件事與李隆基政變又會有怎樣的關聯呢?

政變倒數計時

前面講過韋皇后不是派了六個姪子、女婿去控制軍隊嗎?這幾個小伙子都沒在軍隊幹過,是空降兵,完全是因為和韋皇后的親戚關係才被驟然提拔到領導崗位上的。這樣的任命既讓他們高興,也讓他們擔憂。他們唯恐手下將士不服。怎麼才能樹立威信呢?幾個小伙子一合計,覺得要想立威,就得來點硬的,先讓軍隊怕了自己再說,於是他們想了一個損招,有事沒事就找碴兒,動不動就把手下叫來揍上一頓,特別是掌管萬騎的韋播和高嵩。因為萬騎地位特殊、責任重大,所以他們管理起來格外嚴厲,打起手下來也特別狠。可是,真正的威信一定要建立在別人發自內心的愛戴敬畏基礎之上,而發自內心的愛戴、敬畏又怎麼可能是打出來的呢?何況,萬騎本來是皇帝的貼身護衛,心裡還是頗有些驕傲感的,對待這樣的軍隊,打人的效果只是適得其反。果然,韋播和高嵩這麼一打,整個軍營都炸鍋了,一時間群情激憤。萬騎的中級將領葛福順、陳玄禮等人已經跟李隆基來往半年多了,平時都拿李隆基當貼心人看待。看到這種情形,兩個人就找李隆基訴苦。李隆基當時正跟劉幽求等一幫謀臣在商量政變的事呢!聽完葛福順和陳玄禮兩個人的訴說,不由得彼此會心一笑,這真是及時雨。政變的關鍵就在軍隊,現在軍隊對韋家不滿,簡直是天助我也,不利用是對不起上天啊!所以,好言好語打發走葛福順他們,李隆基馬上跟軍師劉幽求說:事情緊急,還請先生出馬,幫我把萬騎搞定!大家可能有疑問,既然想要利用萬騎,李隆基為什麼不當面直說,還要再派劉幽求啊?其實,這就是李隆基的心機所在了。首先,萬騎雖然對韋氏勢力不滿,但是否不滿到政變的程度還不清楚,這時李隆基做為主帥貿然動員有風險。其次,尺有所短,寸有所長,領導最重要的工作就是發揮手下的長處,而不是事必躬親。劉幽求做為謀臣策士,鼓動三寸不爛之舌正是他的優勢所在,這和《水滸傳》裡,智取生辰綱之前,晁蓋先讓吳用去試探阮氏三雄是一個道理。果然,劉幽求找到葛福順,把政治大義和個人功名富貴結合起來一番動員,葛福順等人慨然允諾:沒問題,我們早就覺得韋皇后不是東西,現在韋家子弟如此作踐我們,我們更是忍無可忍,願意跟著臨淄王謀取功名,軍隊的事交給我們了!

搞定了萬騎將領,政變也就進入倒數計時了。究竟哪一天發難呢?李隆基訂在六月二十日,也就是唐中宗李顯死後第十九天。那麼,到這個時候,這場政變有沒有把握呢?還是沒有。儘管葛福順、陳玄禮已經允諾帶萬騎參戰,但是,韋皇后的相對優勢並沒有改變,還是敵強我弱。可以想像,這場政變不會那麼輕鬆。果然,政變時間剛剛確定,第一個麻煩就出現了。什麼麻煩呢?李隆基的手下人不幹了。誰呢?就是李隆基的貼身保鏢王毛仲。我們說過,王毛仲是個聰明人,主人想幹什麼,他打眼一看就知道,眼看著政變時間迫近,王毛仲害怕了,他分析一番形勢,怎麼都覺得對李隆基不利。生命誠可貴,儘管王爺對自己不薄,也不能陪著送死啊!所以,六月二十日這天一大早,王毛仲就開溜了,哪裡都找不到。王毛仲可是李隆基的貼身保鏢,連他都臨陣脫逃,可見這場政變對於李隆基方面而言,就是鋌而走險!

韋皇后操控小皇帝,掌握朝政之後改元「唐隆」,寓意是使唐朝興隆起來,以此掩飾她想要稱帝的野心,誰知「唐隆」與「隆基」有一字巧合,竟成為李隆基舉兵的心理支撐,這也是韋后所始料不及的。然而,就在李隆基準備發動政變的關鍵時刻,他的貼身侍衛卻逃跑了,這也預示了政變的成敗難測。那麼,政變過程中還會發生哪些意想不到的險情呢?

經歷三次冒險

那麼,李隆基他們在政變中到底冒險沒有呢?冒險了。整個政變一共經歷了三次冒險,對李隆基而言,也就是三大考驗。第一大考驗是能否讓鍾紹京開門。我們剛才不是說政變訂在六月二十日嗎?就在這天的傍晚,趁著天色昏暗,李隆基帶領軍師劉幽求、和尚普潤以及保鏢李宜德等人,偷偷溜到了宮城北面的禁苑之中。他們幹什麼去了?找鍾紹京。鍾紹京是李隆基從潞州回長安之後認識的朋友,當時正擔任禁苑總監。禁苑位置相當重要,在唐朝,禁苑就在整個宮城的正北面,而禁苑的最南端就是宮城的北門,進了北門,就是皇帝的後宮所在。(待續)

#隆基 #唐朝 #自己 #冒險 #政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