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數主播靠拍他講國學漲粉賺錢,他的居所每天被圍得水泄不通。(取自新浪微博@口味十分重)
無數主播靠拍他講國學漲粉賺錢,他的居所每天被圍得水泄不通。(取自新浪微博@口味十分重)
上海流浪大師沈巍小檔案
上海流浪大師沈巍小檔案

大陸互聯網是百家爭鳴之地,有本事吸引萬眾目光不只是偶像的專利。在上海就有名衣衫襤褸、流浪長達26年的男子沈巍,在「快手」平台拍攝各式國學文化為題的影片,吸引上百萬粉絲觀看。但不必再從垃圾桶裡翻食物的他,反而為了直播事業汲汲營營、周圍的人都想蹭自己人氣;他認為自己肉體富足,但「心」卻開始流浪,於是毅然決定退網,引起網友一片譁然。

2019年以「國學流浪大師」爆紅的上海男子沈巍,在日前寫下一封給網友的公開信,宣布自己自爆紅以來遭遇各種質疑與凌辱,身心疲憊,決定退網,並可能永遠不復出。是什麼造就一名流浪漢一夕爆紅、又是什麼造成他看破紅塵名利宣布退網?這一切要從2019年3月一個巧合說起。

三餐不繼的國學流浪漢

2019年初的沈巍,還是一個蓬頭垢面、三餐不繼的流浪漢,在上海高科西路以拾荒為生。直到3月初,有名好事者來和沈巍「閒聊」,他談起四庫全書中的《左傳》以及日本「經營之聖」稻盛和夫的經營哲學,影片上網後,他被網友封為「流浪大師」,甚至吸引眾多網紅前來與他合拍,他的住所外因此被朝聖人群擠得水泄不通。

在無數人的慫恿下,沈巍也半推半就的做起直播,但註冊直播平台帳號需要身分證,身為流浪漢的他自然是不會有這種「身外之物」,於是他借用朋友的身分開創帳號。但直播幾次後,平台官方便以「身分不符」為由將其帳號註銷,此時一個重要的人物——劉小飛出現了。

劉小飛是一名玉石商人,通過朋友認識沈巍,不但替他申辦身分證,更以自己的商務經驗替他經營起直播事業。兩人就這麼建立起革命情誼,劉小飛甚至認沈巍做乾爹。這「突如其來」的乾兒子,雖讓從小缺乏父愛的沈巍一嘗親情之美,卻也成為他日後一大心結。

在「乾兒子」的幫助下,沈巍展開巡迴直播,在上海、廣東、江蘇等地的博物館及名人故居做導覽,很快就賺到豐厚收入。在這樣的文化場域,沈巍對於歷史典故、軼事可說是信手捻來,到各地都有不少網友擺宴接風。

好景不常,劉小飛因瞞著沈巍交了一名女友,造成兩人嫌隙;沈巍漸漸被排除在劉小飛的生活之外;更意識到這段「父子情」只是自己一廂情願,也為自己日後「退網」埋下伏筆。事實上,沈巍對於親情的渴望,源自於自己童年的家庭缺失。

沈巍的父親是名遠洋船員,小時候父親對他非打即罵,兩人關係並不親密。在沈巍26歲時,被分配進上海審計局工作,但自己撿拾垃圾的勤儉習慣,卻被單位領導視為「有病」,要求他回家「休息」。其父母也對於家中滿是垃圾的狀況不滿,連哄帶騙的將沈巍送到精神病院。被自己親生父母「拋棄」讓他對於「家」的幻想徹底破滅,他逃出精神病院後,就展開流浪生涯。

殉網勸世人認清互聯網

沈巍稱自己的退網為「殉網」,希望透過自身案例,讓世人認清互聯網亂象。他表示,自己爆紅的收入在外人看來雖然可觀,但他犧牲的代價比世人想像的還慘痛許多。

沈巍認為,自己在講解《論語》時,有不少「網親」喜歡指手畫腳,甚至被認為文化內容不足。他表示,他從沒主動追求過什麼,成為直播主也是誤打誤撞當上的,受到關注後連看張報紙的時間都沒有,又要如何充實內容?

此後,沈巍開始畏懼說話,他害怕被曲解或被指點;對於別人的臆測與想像,他真的無法滿足,因此退網是無奈但必須的選擇。沈巍表示,這個決定一點也不艱難,面對世人質疑,辯解無用;但現在就不會有人來針對你了。

被問到是否有失落感,沈巍坦然地承認,但也淡淡說了句「我一無所有,但心很平靜」。

#直播 #世人 #流浪漢 #劉小 #上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