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該是冷衙門的中選會最近相當活躍,從去年選舉開始到剛結束的高雄市長罷免案,有關中選會以違反《刑法》、《社會秩序維護法》等法令規定移送檢警調查、約談、裁罰等之報導反覆出現,尤其是對質疑的民眾主張《刑法》第140條、第141條「侮辱公署罪」乙項,令人深感遺憾。

中選會及其成員應知侮辱公署罪是民國20幾年之訓政時期所制定。當時「公署」就是高高在上的衙門,與現今公務機關以人民為主、為民服務的民主體制與憲法保障言論自由的環境完全不同。多數立委,包括綠營人士都曾痛批侮辱公署罪是「威權封建的法律」、「打壓人民言論自由的工具」,早該作廢。中選會竟高喊民主反民主,拿著雞毛當令箭,真不知今夕是何夕。

記得2012年,前立委周倪安等為抗議油電雙漲,曾率眾持「特偵豬」海報前往特偵組抗議,高喊「特偵豬起床了」等口號,要求偵辦台電、中油黑箱漲價弊端,事後警方將帶頭者函送法辦,被台北地檢署以侮辱公署罪起訴。但台北地院認定,所謂公然侮辱公署係指對公署抽象謾罵、嘲笑、侮蔑,並未指摘具體之事實。但周倪安等人言論是針對國家公共議題,呼籲、提醒擁有偵查權的特偵組盡速偵辦,是對可受公評之事發表言論,應受言論自由保障而判決無罪。

判決書強調,「我國為民主法治國家,容許多元聲音存在,即應對人民之言論自由給予最大限度之維護,俾國民得以實現自我、溝通意見、追求真理及監督各種政治或社會活動之功能得以發揮」。據此,「行為人在多數人得共見共聞之情狀下所為言詞,倘係針對特定事實為意見評論,且所論述有所依據並合情理,即應予以支持,而不輕易加諸刑罰以禁絕之。」

中選會對相關案件及判決理應知之甚詳,卻仍祭出侮辱公署罪,是否故意營造壓力以迴避民眾評論?何況,我國已公布施行的《公民與政治權利國際公約》第19條也明定「人人有保持意見不受干擾之權利」、「人人有發表自由之權利」。可見,中選會對民間不滿政府之政治性言論,以不合時宜的「侮辱公署罪」繩之,顯與憲法保障人民言論自由與兩公約的規定相左。

言論自由是人民的基本權利,行政機關理應「依法行政」,自不得違法箝制人民的言論自由,更不得以早應刪除的威權時期刑法與刑責脅迫人民。政府理應對各類批評寬容對待,予以最低之限制,才能真正落實保障言論自由之基本人權。但民進黨執政後,逐步縮緊言論尺度,行政機關動輒以民眾評論違反《社維法》或《刑法》提告,也常遭法院駁回,卻仍依舊故我。

中選會的官員們,如不知人民才是國家的主人,也不知依法行政的義務,仍以官僚心態壓制人民不同聲音,就該下台了。侮辱公署罪也早該廢了!

(作者為律師、立法委員)

#言論 #人民 #權利 #評論 #侮辱公署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