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前國安顧問波頓在其新書《事發之室:白宮回憶錄》寫道:「當川普背棄敘利亞庫德族時,有人猜測他接下來可能會背棄誰。台灣在這張背棄清單中名列前茅,而只要川普還是總統,這種情況就可能繼續維持。」

台灣作為美國手中的籌碼或棋子,其利益在美國的利益下被放棄,見諸歷史,前有杜魯門政府1950年提出的「袖手旁觀」政策,後有1972年尼克森政府為了聯中制蘇的《上海公報》,及卡特政府1978年底的與中國民國斷交,並非新鮮。值得注意的是,每一次行為背後的考量因形勢變化而互有不同。

歷史發展到了今天,波頓又看到了這種可能,並把這種可能跟川普掛鉤,其實不然。

2011年,哈佛大學甘迺迪學院前研究員肯恩(Paul V. Kane)發表文章〈為了拯救我們的經濟,拋棄台灣〉,肯恩認為,「台灣早晚會落入中國大陸之手,倒不如利用台灣問題和大陸談判。」並且,他還認為中國會答應美國提出的條件,因為「這可為中國省下不少的國防支出,是雙方互利。」

值得注意的是,在2017年維基解密公布的希拉蕊私人郵件中,有著這麼一份信件往來的紀錄。2011年11月11日,希拉蕊的顧問Jake Sullivan,分享了Kane的文章,文章中具體建議歐巴馬政府讓中國併吞台灣,藉此換取中國政府註銷對美國1.14兆美元債權,讓美國政府在不增稅的情況下減緩可能到來的國債危機。當時身為美國國務卿的希拉蕊讀後做了如下回覆:「我看到了這篇文章,我覺得這個想法很聰明(so clever)」,讓我們來討論吧。

為何台灣總是跟棄子被聯想到了一起?因為台灣具備了許多作為棄子的潛在條件:其一、台灣是顆棋子。必須先是棋子才有可能被棄,台灣作為中美博弈大棋盤中美方的棋子,是公認的事實。其二、還必須是一顆有價值的棋子,沒有價值,只是廢子,棄之不足惜,所謂棄子,並非真棄,而是以其價值作為交換。川普以筆尖喻台灣,誠如波頓所言,是小看了台灣。其三、台灣作為一顆棋子,於博奕雙方價值並不相等。越不相等,交換的可能越大。

台灣之於美國,是作為西太平洋島鏈的中樞,是作為遏封中國大陸東出,整條島鏈從東北亞到東南亞的鏈結關鍵,地緣戰略價值極高,但並非美國核心利益。

台灣之於中國大陸則是核心利益,絕非Kane所謂的國防支出而已。一、事涉國家領土主權完整;二、一旦擁有台灣,直出島鏈及太平洋;三、影響東亞一眾國家尤其日本在中美之間的選邊;四、有利釣魚島問題解決;五、黃、東、台、南四海形同中國護城河,更不用說還有巨大的產業與經濟利益了。

其四、棄子非單純棄,必與交換同時進行。其五、台灣之於美國與中國的價值,會隨經濟、軍事力量之消長而與時變化,從而影響到會不會棄、何時棄及如何棄。兩強之下難為小,除中美外全球一眾國家均同一宿命,只是台灣衝在了最前面而已。(作者為鳳凰衛視資深評論員)

#中美 #川普 #美國 #中國 #棄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