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我看到蔡英文提名黃健庭為監察院副院長的新聞時,心裡一陣酸澀。他接受提名,無疑地給已經在總統大選、罷韓二役中元氣大傷的國民黨再一記重槌,彷彿向同志們宣告跳船時刻到來。我心中也因此動搖著,是我們選錯了,只能守著被老人霸占而越形困頓的國民黨;還是他錯了,沒能看到中美戰局前提下國民黨的機會,而放棄堅持?

黃健庭認為監察院是超越黨派、獨立運作的機關,所以才願意以多年歷練報效國家。此認知是憲政學理上的,但提名人選中,包括陳菊,曾任民進黨立委、官員或與其關係匪淺者就有24位,占8成9比例,就可知實務運作上,必定黨派色彩極濃。其次,監察院是合議制,就算黃個人可以獨立行使調查權,但投票時,區區一票又如何抵擋幾近全綠的監察院?反而這獨排眾議的一票,更可成就監察院獨立運作的美名,這應是提名黃的最大效用了。

黃健庭最終放棄提名了,讓我看到歷史輪迴的弔詭。在馬英九初任總統時,亦提名沈富雄擔任同樣職位。兩位跨黨派的候選人同樣地被雙方政黨砲轟;更有趣的是,兩任總統皆保持緘默,或者隱性的切割,沒有利用總統威望捍衛,而讓候選人獨自面對。

我好奇的是,為什麼看到馬英九挫敗後,小英仍做同樣的反應?難道沒從歷史學到教訓嗎?馬當年或許尚有全民總統念頭,小英則不應該不知道權位分配是權力運作的基本邏輯。我以為,小英內心深處根本看不起權力分贓的同志,故屢屢以學者、事務官掌權,甚至偏好反對黨中高風亮節之士,以突顯她用人唯才的心態。然小英忘記民進黨才是她政權的根柱,不分享權力是行不通的,阿扁即深得此中道理。阿扁當年已失去社會正當性,但靠著金援、權位分配維繫其政權。

小英忽略了民進黨人對權力的飢渴,行政院職位已被蘇貞昌及蔡英文壟斷,27席監委當然令人覬覦。尤其副院長給了外人,等於拋棄同志,是可忍孰不可忍?而民進黨鬥爭手段向來心狠手殘,不把對手往死裡整不做數。小英逼得派系不顧總統顏面,直接幹架,豈非無智?小英又因政治潔癖,迷戀於純淨光環,而吝於出手挺自己提名的候選人,從黃健庭事後的講法看,顯然背棄當初邀請的承諾,豈非無義?

從一個提名事件,即可看出小英的人格特質,也正告國民黨人不是你的菜不要吃,否則只有遍體鱗傷。黃健庭決定捨棄,總算保全自己的政治聲名,並化解對國民黨傷害於無形。而疫情過後的政府治理,小英千萬小心,別重蹈覆轍。(作者為元智大學資訊管理學系教授)

#同志 #總統 #蔡英文 #馬英 #黃健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