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韓電影《82年生的金智英》道出母親身份的困境,而台灣的金智英們面臨社會與工作環境的不友善,與南韓也不相上下。選擇留在職場碰到的問題就是懷孕、請產假、表現再好考績一定最低;職場沒有支援的環境,社會氛圍隨時拿放大鏡檢視,這是台灣金智英的縮影。

從事文字工作的陳怡君,四年前老大剛出生時,找不到信任的保母、公托也抽不到,因熱愛工作,夫妻討論後決定由先生請育嬰假,自己下班後接替照顧小孩。然而即使下班了,主管仍不停交辦事項,脫口拒絕卻換來主管常將「拜託介紹男職員」掛嘴邊,暗示女性工作的不適任。撐不到一年,不願給同事造成負擔的她只好黯然辭職,改由先生上班,自己在家帶小孩。

回想獨自育兒的壓力,陳怡君有次獨自帶2名幼子搭捷運,胸口背一個、雙手推一個,只因沒讓路給其他乘客,就遭路人大罵「你是怎麼當媽媽的!」當下反應不過來,卻在走出捷運站時忍不住哭了出來。

「成為媽媽後,做人處事都被以媽媽身份檢視,甚至拿放大鏡看你。」陳怡君坦言,失去工作成就後,照顧小孩的壓力導致夫妻關係緊張,對自己有很多懷疑,也對伴侶期望落空,甚至罹患憂鬱症。直到今年4歲大的小孩終於抽到非營利幼兒園,她才有時間重返職場,找回自信。

江女士育有4子,她白天在飯店從事清潔工作、晚上接案寫作,因收入不穩,無法按時繳費,被保母拒收,親友指責「沒錢還生小孩」,出去工作則被說「怎麼不自己帶小孩」,有苦說不出,只能自己帶孩子成為網友口中的「媽蟲」。

有2位子女的職業婦女張女士也說,職場對懷孕婦女十分不公平,如果生產請產假、坐月子,無論當年工作表現如何突出,考績一律都是最低,這種情況在職場一直都是不成文的規定,公司主管還說,其他同仁一年工作十二個月,妳只有工作十個月,考績最低是應該的,對懷孕女性相當不公平,「不要說期望公司設托育服務,就連基本的公平考核都做不到,如何鼓勵女性多生孩子?」

#工作 #主管 #金智 #公平 #放大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