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美對抗、疫情衝擊,如同許多政治學者所說,這是一個既有政治理論失靈的時代,說什麼都不準,反而需要歷史政治學的宏觀架構,才能掌握未來國際秩序。

最明顯一點就是美國總統川普到處退群,最近從德國撤軍,如果跟南韓、日本軍費談不妥,也可能會從日韓部分撤軍,對要負起領導責任的國際組織,川普完全沒興趣。國際社會的美國缺位,最近這3個月,德國、法國,包括英國都在主導世界疫苗的重大會議,缺了「美國核心」的領導,天並沒有塌下來了。

對中國來說,同樣是一個重要考驗。很多美國學者認為,大陸已經開始在爭奪世界領導權,中美關係的未來走向,實際上是領導權、主導權的競爭。

不過,就目前看來,尚未發展到此一階段。對大陸來說,當前最核心的問題,是如何擺脫美國的打壓,使得中國的戰略崛起可以繼續,穩定地向前邁進。

當疫情逐漸退散,國際社會將發現,唯有合作才能抗擊難題,未來的國際秩序領導力如何建設,國際規則如何進一步的增強,已經不是非美即中,或者非美就中,或者非美就歐這樣一種簡單關係。

中美的衝突和對抗,未來誰勝誰負的標準,不僅是兩個國家自己的發展,還是取決國際社會其他成員的認識、選邊。美國一方面國際退群,一方面又想組反中聯盟,希望顯然落空。但國際社會也難接受大陸成為新單極強權,單一強權缺位的國際社會,恐將存在好一陣子。

#大陸 #美國 #退群 #政治學 #非美 #疫情 #撤軍 #國際社會 #德國 #領導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