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發動各類訴訟要向陸索賠,中共政法委痛批於法無據。圖為3月12日在華府拍攝的美國最高法院。(新華社)
美國發動各類訴訟要向陸索賠,中共政法委痛批於法無據。圖為3月12日在華府拍攝的美國最高法院。(新華社)
5月26日,美國紐約的醫護人員將一名新冠肺炎患者送入急診室。(新華社)
5月26日,美國紐約的醫護人員將一名新冠肺炎患者送入急診室。(新華社)

新冠肺炎疫情在全球大流行,美國曾在4月向大陸提起訴訟,就疫情索賠巨額款項,但遭北京當局以求償行為違反國際法原則駁斥。主管法院與公安的中共中央政法委在29日撰文回擊,文中引述多位法學權威觀點,認為美國有關團體提出的訴訟違反國際法公認原則,且曲解了集團訴訟立案要件。文中更指出,大陸因美濫訴蒙受的巨大損失,有權依據國際法向美國進行求償。

中共中央政法委的微信公眾號「長安劍」在29日撰文,回擊日前美國多個民間團體與州政府就疫情向大陸索賠巨款一事。文中引述中國國際法學會副會長張乃根的觀點,認為一國法院無權管轄他國在其領土的任何國家行為,這也是現代國際法調整主權國家間關係的基礎來源。

主權豁免權是絕對的

透過上述原則可得知,美國國會議員企圖透過修改其國內的《外國主權豁免法》來向大陸求償並無依據,因這類做法剝奪了大陸的主權豁免權。不過這項原則並非沒有例外,在聯合國國際法院於1927年的「荷花號案」中提到,在按照特定國際慣例或公約的情況下,對他國行使管轄權是被允許的;如《聯合國國家及其財產管轄豁免公約》便有商業行為的跨國管轄豁免的相關規定;但該公約尚未生效,且美國根本沒有簽署加入。

文章指,目前國際社會仍未有任何全球普遍性的公約來規範「國家的司法豁免權」之例外狀況,因此依據現行慣例,主權豁免權仍然是絕對的,而非相對的。美國一方面主張其國內立法凌駕於具有普遍約束力的國際法,另一方面對於《聯合國國家及其財產管轄豁免公約》抱持不簽署、不加入的態度,兩種立場明顯有所衝突。

疫情發源地受害最深

以密蘇里州總檢察長提起的求償訴訟為例,將大陸防疫措施解讀為「商業行為」和「侵權行為」與客觀事實完全不符。中國政法大學教授霍政欣就表示,依據美國《外國主權豁免法》,大陸或大陸政府屬於該法的規定的「享有豁免的主體」,沒有義務為美國疫情負責。

為了繞過這道法律障礙,密蘇里州索性將被告列為中國共產黨,企圖繞過「外國政黨不符合豁免主體」的規定。但按大陸憲法規定,中華人民共和國是中國共產黨領導的社會主義國家,因此將大陸與共產黨區分,是對大陸國家制度的曲解;且密蘇里州政府一方面區分大陸與共產黨,另一方面又堅稱大陸疫情責任由共產黨承擔,說法明顯矛盾。

文章並舉例稱,人類歷史上出現多次全球性的瘟疫,當中亦有發源自美國本土的案例,但也並未有國家向其求償;且疫情發源地往往是最大受害者,不管在哪爆發,都不應有相關法律責任。

中國社會科學院國際法研究所研究員劉敬東認為,美方這類的濫訴純屬政治操作,主權國家應相互平等;但美方卻意圖以修改其國內法律來擴大主權豁免的例外範圍,而非透過國家間的談判、調解與斡旋來解決爭端,甚至大動作提出求償;大陸政府因這一系列依法無據的行為蒙受巨大損失,是有權依法向美國求償的。

批誣告濫訴註定失敗

中國社會科學院國際法研究所副研究員李慶明分析指,《美國聯邦民事訴訟規則》第23條規定了組成集團訴訟的要件,但在美國受疫情影響的人彼此有極大差異與成因,並不具備要件中第三條所謂的「集團中具有典型性」,美國法院也應依法拒絕受理。

綜上所述,密蘇里州、密西西比州政府作為原告及集團訴訟代表人對大陸提起訴訟,既違反國際法,也不符合美國國內的《外國主權豁免法》,因自身疫情誣告濫訴的行為,註定將會失敗。

#大陸 #求償 #美國 #國際法 #主權 #豁免 #國家 #規定 #疫情 #訴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