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年是同婚通過一周年,也是作家白先勇的同志文學代表作《孽子》出版40周年,日前白先勇在一場座談會上提及這本書的靈感,來自美國的一部報導文學,書中提及一位父親發現自己的兩個兒子被騙去拍裸照,他深入追查竟發現,全美每年有一百多萬名青少年離家,其中有一大部分是因為同性戀傾向而被家人趕出家門。

白先勇表示,「同性戀自古至今,雖然只是人性當中的一小部分,但文學從來就不以多寡判斷,不是人多就寫,人少的就不寫,哪怕只有一個人的經歷,他的處境也是可以寫的。」他表示,「人家說我寫同性戀,我說,我是寫同性戀的人。同性戀的人一樣有父親、母親、有家人,有愛的人,除了愛的對象是同性,其他都跟一般人一樣。」

白先勇回顧自己的寫作歷程表示:「作家對自己的文學和讀者,一定要完全誠實,我寫《孽子》的時候,完全沒想到對社會有什麼影響等等,只是覺得我應該要寫出來。」

白先勇提到當年促使他寫下《孽子》的報導文學表示,在那些採訪故事中,有件事特別觸動人心,「有一位年紀很大的律師,專門收容這些流落街頭的青少年,想辦法讓他們繼續讀書,或找事情給他們做。他過世的時候,所有受過他恩惠的青少年,從各地趕回來看他,替他抬棺。讓我很感動。」這段報導也成為《孽子》最後傅老爺子過世時,孽子們替他抬棺跪拜的情節靈感。

不過,雖然小說著墨在同志的人性,白先勇寫完之後卻發現,他還寫了家庭人倫,尤其是父子之間的家庭糾葛,無論是兒子在尋求父親原諒,或是父親希冀兒子的救贖,顯現出社會中父權的影響。

#白先勇 #孽子 #靈感 #父親 #兒子 #青少 #同性戀 #文學 #人性 #抬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