歐洲為永續投資發展的濫觴,而來自英國的施羅德投資集團以其兩百年的投資歷史,於過去二十年累積發展永續投資經驗,並積極倡導「影響力投資」,近幾年陸續獲得國際肯定。從今年開始,施羅德攜手政治大學開辦永續投資金融商品課程,期望從教育著手,在台灣種下永續投資的種子。

永續投資的討論近年開始風起雲湧,而施羅德投資集團也以多元獨特的投資工具,在資產管理業界建立影響力,並連續五年獲得聯合國責任投資原則(PRI)的A+最高評比。特別是坊間有許多ESG評鑑機構,然而各機構的標準不一、結果也不一致,對此,施羅德近年來研發出多項獨有的永續投資分析工具,分析企業活動對社會造成的正、負面效應,以及這些效應將如何回過頭來影響財務表現、企業可以如何管理相關的風險等等。這些奠基於ESG的獨家分析方法,讓施羅德成為影響力投資(Impact Investment)實踐者。

所謂的「影響力投資」有兩個層面。其一是金融投資機構,檢視其所投資的企業對社會和環境帶來正面或負面效應,透過衡量與匯總這些效應,幫助投資人檢視這些企業是否因忽略社會或環保變遷帶來的營運風險而有潛在的危機、以及能否永續性創造營收以及獲利。第二個層面,便是透過投資機構的影響力,持續讓企業/產業發揮正面效益,一齊創造企業、股東、客戶、員工共好的價值。

施羅德打造影響力評估工具

永續投資不再瞎子摸象

近幾年「影響力投資」蔚為風潮。來自社會壓力及政府介入逐漸增加下,促使企業需要為營運活動對社會帶來的影響付出更多責任。最低薪資、糖稅、博弈管制、碳稅等等措施都在重塑企業經營觀念,且為企業帶來過去不曾想過的財務影響。「過去視為的外部成本將反映在企業財務報表的內部成本。」施羅德集團永續投資全球主管Andrew Howard表示,因應上述變化,新的投資分析方法愈來愈迫切,SustainEx就是從經濟角度出發,量化企業受ESG影響工具。

SustainEx以量化方式衡量企業對社會的正面貢獻與負面影響,尤其當這些正面影響或負面影響轉變成為經濟角度上的成本與收益時,也就更加重要。透過挖掘、檢視47項外部性(externality)指標、研究超過400篇學術論文以及應用於約9000家企業當中,進而找出影響企業獲利的風險。Andrew Howard指出,如果將這些對社會或環境的影響轉化成具體的財務成本,「全球上市公司替股東產生的4.1兆美元盈餘,將會減少55%至1.9兆,甚至會有三分之一的企業反而是虧損。」

其他具開創性的ESG分析工具還包括產業模組(Context),以系統性架構分析企業與利害關係人、產業鏈、以及商業模式是否達到永續性,讓投資人更能掌握企業的商業模式與獲利能否持續。簡單而言,SustainEx強調企業面臨的風險,產業模組則重視企業如何管理那些風險。

從疫情演變

看見永續正向影響力

另外,為了更了解氣候變遷,施羅德還研發出比一般測量碳足跡、化石燃料揭露、綠色收益等更複雜的模型,像是氣候變遷儀表板(Climate Progress Dashboard)、碳排放風險預測模組(Carbon VaR)等,幫助投資人辨別氣候政策與更高的碳價可能對企業收益和獲利帶來的風險,突破傳統氣候風險評估的不足。這些工具或模型說明,施羅德對永續投資的投入不是紙上談兵,而是深入且全面地整合至集團的投資決策。

不過在看待投資時,報酬率的重要程度始終比永續性排得前面。「2019施羅德全球投資人大調查」請全球投資人排序關於投資的幾個重要因素時,就看到這個現象。然而,報酬率與永續性能不能兼顧呢?答案是肯定的。以今年新冠疫情期間為例,施羅德投資集團發現永續投資產品不僅抗壓性高,這些標的在債券市場同樣表現優異。例如,在這次新冠肺炎帶來市場最衝擊的階段中,根據FactSet統計,2月17日至3月23日的歐股,最具永續性的企業股價下跌了29%,相比之下,最不具永續性的企業股價下跌38%。而在反彈期間(3月23日至4月17日),最具永續性的企業股價漲19%,最不具永續性的企業股價則上漲17%。

「新冠疫情就像一把探照燈,照出那些在疫情之下符合永續投資標的的公司,其充分展現員工與公司、企業與社會、企業與廠商之間的互助合作,更反映在股價表現上。」施羅德投信總經理謝誠晃表示。

經過新冠肺炎的考驗,永續投資的重要性將更甚以往。施羅德投資集團已承諾在今年底前將永續的概念整合至旗下各投資團隊的投資流程中。謝誠晃同時樂觀看待永續投資在台灣的發展,更已做好與台灣攜手共度後疫情時代的準備。

#分析 #永續性 #永續投資 #企業 #工具 #施羅德 #投資 #風險 #社會 #帶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