儘管國民黨立委夜襲占據議場試圖杯葛立法院臨時會,但在民進黨立委強勢排除下,臨時會仍將召開。立法院臨時會本來是用來因應緊急突發狀況,但越開越多,逐漸常態化,甚至成為處理爭議法案的巧門。立法院多數黨不僅照單全收,高度配合行政機關,還不惜超前部署,在總統監委人事咨文都還沒提出,民進黨團就開始規畫臨時會時程。民進黨只圖速戰速決遮掩人事內鬥,壓縮國會審查,除衍生違憲問題,也讓國會自主完全掃地。

在第1屆立法院長達45年的90個會期,只開過兩次臨時會。第4到6屆召開2到3次,第7與第8屆各召開6次,到了蔡政府上台後的第9屆則創下史上最高的9次。臨時會已不是解決急迫事項,反而成為擺脫爭議法案的巧門。回顧蔡總統的第一任,尤其明顯,包括《黨產條例》、一例一休、軍公教年改、《前瞻基礎建設特別條例》與預算、《農田水利會組織通則》、《財團法人法》、《政治檔案條例》等,這些在朝野間存在高度爭議的法案,全都循臨時會的模式完成立法。這些法案無一具有突發急迫性,之所以如此,不外乎臨時會有聚焦特定議案,避免他黨變更議程,並有限期時間壓力以利壓縮審查時程等特性。

考、監兩院人事即將到期根本可以預期,加上蔡總統連任,1月中即完成選舉,準備時間不可謂不充分,提名卻偏偏要拖到最後一刻。考試委員也拖到立法院本會期休會前的最後一天提出,逼著立法院只能選擇召開臨時會加班處理。充滿爭議的監察委員提名毫不意外被當作「壓軸」,離譜的是,總統連人都還沒提名,民進黨立院黨團就開始運作召開臨時會的時間與排審議程。

而蔡總統遲不公布提名與希望利用臨時會審理的真正原因,恐怕在於黨內難解的爭權壓力。這一切在副院長被提名人曝光後真相大白,來自民進黨黨內排山倒海的壓力,迫使黃健庭與陳伸賢只能「婉拒」提名。蔡總統則立即表態不願補提,恐怕是擔心補提名會鼓勵黨內派系更肆無忌憚放話扯後腿,讓這茶壺的風暴越演越烈。而立法院上午才開談話會,下午馬上就正式開議,亦屬罕見,可見其多急於趕快讓這人事爭奪醜態盡快落幕。

柯建銘大聲說總統在修憲前有責任提名考監兩院人事,話是沒錯,但是他卻忽略大法官釋字632號解釋,總統應「適時」提名繼任人選,立法院亦應「適時」行使同意權的真義。所謂「適時」,當然不只在其任期屆滿之前總統就應提名新的人選,還必須要讓行使同意權之憲政機關有足夠的時間進行審查。蔡總統如今在考、監兩院人事任期屆滿前1個月才提出,不僅時間匆促,又逢立法院休會,嚴重壓縮立法院審查時間,破壞其憲政職權的正常行使。民進黨立委在大聲辯護總統的提名義務時,難道不該更大聲要求總統應該給予立法院「適時」行使同意權的足夠時間?(作者為國家政策研究基金會副研究員)

#蔡總統 #總統 #監兩院人事 #提名 #立法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