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以為

跪只屬於奴隸

屬於乞憐、諂媚、卑怯,和喪失靈魂的身體

而喬治‧弗洛伊德之死

告訴全人類

跪也可以是殘暴者的兇器

只要那個膝蓋屬於

權勢、冷酷、暴力,和喪失人性的種族歧視

就因為一張二十美元的假鈔嗎?

你想用它換取什麼?

還有什麼比命更要緊的東西?

那些衣冠楚楚、高高在上的紳士權貴

可能早已打劫了兩百萬、兩千萬、甚至兩個億

而你,必須像狗一樣趴在地

哦,不,在這個仁義慈悲人權至上的世界裡

狗早已是人類家庭裡受寵的兒女

而你,長達八分四十六秒跪壓之下的脖頸

如同上了絞刑

全世界都聽到了一個美國黑人的哀嚎:

「我不能呼吸,我不能呼吸」

而我聽到

在保護人民保障社會秩序的執法者的膝蓋下

一個卑微者留給世界的最後兩個字:

媽媽

後記:

2020年5月25日,美國黑人喬治.弗洛伊德被白人警察德里克·肖萬逮捕,肖萬跪在弗洛伊德脖頸處超過7分鐘,導致弗洛伊德死亡。一名旁觀者用手機錄下實況,在社交媒體上廣泛傳播,引發美國明尼蘇達州明尼阿波利斯示威,並演變為暴動。今看到視頻,悲憤無語,寫下上述詩行。

#呼吸 #美國黑人 #膝蓋 #喪失 #世界 #弗洛伊德 #脖頸 #喬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