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國務卿蓬佩奧。(中新社資料照片)
美國國務卿蓬佩奧。(中新社資料照片)

對比美國國務卿蓬佩奧宣布的制裁措施和《香港自治法》要求的制裁方式,以及去年經美國總統川普簽署生效的《香港人權與民主法》就會發現,此次美國對港的制裁和兩部法案間存在很大落差,既無涉及香港的獨立關稅區地位,也沒有像之前美國威脅的「凍結」香港金融。故這些制裁整體影響在可控範圍內,對香港的獨立關稅區和國際金融中心地位都難以構成實質衝擊。

多維新聞分析,為何美國嘴上大喊,實際制裁卻是另一回事,官媒《環球時報》總編輯胡錫做了準確評論:「(華盛頓的這些措施)根本嚇唬不住香港,更嚇唬不住北京。華盛頓可以在香港戰役投入的資源和它的意志都遠低於北京。美國這一次輸定了,香港將繼續繁榮。」

北京完成港二次回歸

該文分析,因為中美兩國的戰略與價值觀對抗,美國在香港的利益,加上川普大選連任需要,美國一定會對《香港國安法》實施制裁;但另一方面,因為川普對中美第一階段協定的極度需要;這是他能否成功連任的關鍵變數,為避免徹底惹惱中國導致第一階段協議無法履行,川普政府也不敢在香港問題上徹底得罪中國。

毫無疑問,中美圍繞《香港國安法》進行的博奕爭奪,肯定會對香港形成一定衝擊,但從整體上看,輸、贏的比例卻大不相同。在這場政治與法律爭奪中,最大的贏家應屬是中國。主要包括兩方面:第一,它鞏固了香港和大陸的聯繫,完成了香港的「二次回歸」,重塑香港和中央的「地方中央倫理關係」。

陸有效打擊外部勢力

再者,《香港國安法》堵上了香港在國安問題上二十多年的狀態,從此能夠有效防範和打擊外部勢力把香港作為顛覆中國的橋頭堡和前線陣地。因此,中美圍繞香港的爭奪雖然會因為美國的制裁而給中國帶來一些損失,但在最關鍵的政治與安全領域,中國卻從此掌握了主動,是這場博奕的最大贏家。

此外,在這場中美爭奪中,香港的反對派與港獨也稱不上任何角色。一方面,反對派和港獨已一起成為了中共治港工作的鬥爭對象;另一方面,對美國來說,美國介入香港也不是為了保護他們的民主自由,而是為了美國自身利益。

#中美 #香港 #中國 #美國 #北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