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8月17日,辣博會現場,老干媽展示展銷區吸引民眾參觀。(中新社)
2019年8月17日,辣博會現場,老干媽展示展銷區吸引民眾參觀。(中新社)
騰訊狀告老干媽事件簿
騰訊狀告老干媽事件簿

老干媽與騰訊的廣告費拖欠爭議出現劇情「神反轉」。6月29日一篇民事裁定書首先爆出騰訊申請凍結、查封老干媽1600多萬元(人民幣,下同)財產,老干媽隨後緊急發聲,表示從未與騰訊公司進行過任何商業合作,直到貴陽警方1日終於發聲表明,指出騰訊真的被騙。初步查明有3人偽造老干媽公司印章,冒充市場經營部經理與騰訊公司簽訂合約協定,而涉案3人已被刑拘。

奇妙的是,隨後騰訊公司在官方微博回應「被騙」一事,指稱對此一言難盡,並為了防止類似事件再次發生,以1000瓶老干媽為禮品徵求類似線索。

老干媽拖欠廣告費

而「騰訊狀告老干媽」事件的曝光,起源於中國裁判文書網在6月29日公布的民事裁定書,內容是騰訊請求凍結和查封老干媽公司1624萬元財產。騰訊公司最初解釋指出,此事是因為老干媽在騰訊投放千萬元廣告,但無視合約長期拖欠未支付,騰訊被迫依法起訴,申請資產保全,法院裁定凍結對方企業帳戶。

此事一爆出,讓一家市值超過4兆元的互聯網巨頭騰訊,與靠著辣醬吸粉無數的國民女神老干媽,兩家原本產業毫無關聯公司的合約爭議引來外界極大關注。

騰訊同時說明糾紛的相關細節,指出從2019年3月,騰訊與老干媽公司簽訂一份《聯合市場推廣合作協定》,騰訊投放資源用於老干媽油辣椒系列推廣,但老干媽未按照合約約定付款,經過多次催款無效果,因此不得不依法進行起訴。

但是老干媽也快速回覆澄清,6月30日晚間在官方公眾號上發出聲明,指稱從未與騰訊公司或授權他人與騰訊公司就「老干媽」品牌簽署《聯合市場推廣合作協定》,而且從未與騰訊公司進行過任何商業合作。

最後,該事件在7月1日出現「神反轉」,貴陽警方正式通報表示,在老干媽報案後,已初步查明,有3人偽造老干媽公司印章,冒充該公司的市場經營部經理,與騰訊公司簽訂合約協定。

更為關鍵的是,這三人的目的竟是為了獲取騰訊公司在推廣活動中配套贈送的網路遊戲禮包碼,之後透過互聯網倒賣非法獲取經濟利益。

為了騰訊網遊禮包碼

有趣的是,該事件也引來另一互聯網巨頭「支付寶」的發聲。支付寶在微博刷屏的「騰訊狀告老干媽」事件表示,「希望天下無假章」,並配上了2019年7月《支付寶宣布用區塊鏈解決供應鏈「假合約、蘿蔔章」問題》的新聞配圖。

但在此次事件背後,也有人討論這幾年「老干媽」的爭議與挑戰不斷。先是2005年「換辣椒事件」,傳出老干媽放棄使用貴州辣椒,轉而選擇價格更便宜的河南辣椒。前者單價約每斤12到13元、後者只要約7元,但系列產品的單瓶價格一直保持在8到15元之間。直到2019年下半年才被傳用回貴州辣椒。

內憂外患業績下滑

之後又有其他同業業者的激烈競爭。從2016年開始,不少依託於電商平台的新零售產品及網紅品牌湧現,攤薄老干媽的市占率,例如飯爺、虎邦辣醬和丹爺等品牌備受年輕人喜愛;甚至除網紅品牌外,連同中糧、海天、李錦記等食品調料巨頭也紛紛瞄準辣椒醬領域發力。

因此,老干媽在「內憂外患」情勢中,不斷迎來市場挑戰。透過《廣州日報》引述公開數據顯示,2018年老干媽的調味品零售市市率為3.6%,低於海天和李錦記。

具體來看,老干媽的業績顯示2014年到2018年的銷售收入分別為40億元、45.49億元、44.47億元、43.89億元(2015年未披露),業績開始下滑。直到今年初揭露的2019年公司銷售業績才回升破50億元。

#業績 #推廣 #老干媽 #辣椒 #發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