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名作家波赫士曾說過:「若真有天堂,我願意它是座圖書館。」中國古人亦云:「丈夫擁萬卷,何假南面百城。」在現今時代,想真在家裡有座圖書館恐怕過度奢侈,一般書局雖能有座書牆,但皆屬書局自行出版者,恐少之又少?唯一能書局與出版社皆同,且兼具持續性與數量多的出版品,在兩岸三地,唯有北京商務印書館與台灣商務印書館了。

筆者幾次造訪北京,即想親臨北京商務印書館,首回抵達書局附近的王府井大街時,想來個「成就解鎖」,未料,北京天寒地凍,該門市晚間早就打烊,撲了個空,可謂陰錯陽差。然第二次造訪北京,時為中午,既然酒足飯飽,撇見飯店旁即為商務印書館門市,除大感興奮外,開了個小差,獨自開始在下的朝聖之旅。

適逢121周年紀念

孫中山先生有云:「世界之勢浩浩蕩蕩,順之者昌,逆之者亡。」在清末以來瞬息萬變的國際態樣,更需要切合世界的書籍,其詳盡的狀況:可參酌台灣中央研究院潘光哲博士《晚清士人的西學閱讀史1833-1898》,其書引用梁啟超《西學書目表》,梁先生認為諸如:《列國歲計政要》,出版業已經二十餘年,像這樣的書本所言「現況」蓋為「陳跡」,理應一年一出,足見當時西學翻譯著作雖盛,然不僅種類過於繁雜,業難免跟不上時代,筆者接下來要介紹的北京商務印書館《漢譯世界名著》則乃西方之經典,中文翻譯信達雅,亦屬難能可貴的佳作。

在到達商務印書館前,映入眼簾的:高大雄偉的六樓建築,除商務印書館辦公地點外,更有:北京史記研究會、中國語言資源開發應用中心、漢語世界雜誌社、英語世界雜誌社、中國辭書協會;再往前一點則是雅號:「涵芬樓書店」的北京商務印書館門市。2019年適逢北京商務印書館121年紀念,在下心想:「或許有些折扣吧?」

顏色分類簡潔明了

請容許在下介紹漢譯世界名著的顏色分類:橘色為哲學類,例如:黑格爾《哲學演講錄》,《小邏輯》,尼采《權力意志》;藍色則為經濟類,例如:亞當斯密的《國富論》;黃色則屬歷史類:西羅多德的《歷史》、基佐的《法國文明史》;綠色的則為政治類:托克維爾的《論美國的民主》、《拿破崙文選》。上開書冊在筆者前往北京前,皆已入手拜讀,但未能親睹該文庫全套之壯觀景色,此番推本溯源,必有一番收穫!筆者於當日購置:該叢書的《三十年戰爭》、《君士坦丁傳》、《法國文明史》,並拍照留念。

或問:王律師所言不過流水帳啊?有何益處?前開漢譯世界名著的特點,除四大領域全數屬於經典外,最重要的是該作者皆已「作古」,字字句句皆經歷時間的衝擊與淬鍊。曾有人言:「只要一個法律的修正,就能讓三個圖書館的法律書籍作廢。」身為一名律師,深切了解,此言不虛!系爭圖書既要經典,自不能將地基建築在沙灘上,對於時尚的或具時效性的西方著作,照單全收,否則必將經典不經典,名著也不名著了!

或謂:原著不是就要讀經典原文嗎?漢譯什麼?大家若有前往士林官邸,裡頭有蔣中正總統對於克勞賽維茲的戰爭論批註,試問:蔣委員長難道有讀過德文?自需要專精翻譯者,為其分憂解勞;無獨有偶的,對岸的毛澤東主席則更乾脆,他想讀一本《拿破崙論》,但即便他線裝書讀得再爛熟,亦僅能通曉中文、古文,對「法文」此一艱深與優美的文字,仍然一籌莫展,他老人家倒是很乾脆,直接指派專人翻譯。而今日漢譯世界名著可不得了,是經過好幾代中國最優秀的人才,翻譯西洋與鄰國日本最精闢的著作,每本皆為里程碑,美葉見證永恆!人人在著作裡貢獻心力,實乃華人出版的「最高桂冠」!

叢書之可貴

或問:台灣不也有商務印書館?難道這套書台灣就沒有?筆者印象所及,1994年代就讀東吳法律系,既無網路。只有呼叫器,其他事項阮囊羞澀,買起書來則不手軟,最愛逛的則是重慶南路書街的台灣商務印書館。當年台灣商務確實也有出版漢譯世界名著,但規模恐不及北京,是擇些許重新出版與販售,諸如:希羅多德的《歷史》、達爾文的《物種起源》等,在台灣以「直排繁體」樣式出版,與北京的「橫排簡體」相異。

但王雲五先生另闢蹊徑,出版了口袋書《人人文庫》:或類似於日本出版的岩波文庫;中公新書,每本輕薄短小,便於攜帶。但麻雀雖小,五臟俱全,出版書目之精良,亦不容小覷,例如:知名清末法學家沈家本的《歷代赦考》上下冊,在現今單行本極為罕見,恐需購置沈家本全集方不致遺漏,再者,書本當年售價低廉,更為學子與大眾所愛好。如今在舊書店裡也可見著:紅、黃、藍、綠等封面的人人文庫,唯一不同的是其封面顏色與書籍種類並無必然關聯,「視覺似彩虹,檢索墜霧中」,恐怕是唯一的小小缺憾。

或問:北京商務印書館此套叢書的具體作用為何?愚見以為,它對部分名人的著作翻譯,填補了不少空缺。西方舉一例:大家都知道法國大革命的羅伯斯庇爾進行恐怖統治,甚至有人在他的墓誌銘上寫道:「過路的人啊,不管你是誰,莫要為我的命運悲傷,要是我還活著,你們就得死!」多讓人毛骨悚然?但為何有這說詞?漢譯世界名著《革命法制與審判》這本小冊子,解答了這個疑問:羅君在《關於出版自由》一文中:認為出版自由神聖,戕害它的人將受?懲,但若出於誹謗將必須負擔賠償責任,多麼維護憲法人權?但同書收錄《關於審判路易十六的意見》:「人民審判不同於法律審判:他們像閃電一樣予以打擊,他們把國王化為烏有」、「我們這裡居然有人引用憲法來維護國王……」等語,多麼雙重標準?駭人聽聞?如果不這樣對照,怎能細部觀察其恐怖統治的具體情況?而這本書不過247頁,遍查華文出版,僅有商務印書館特別出了這本小冊子,用互見法多面向參照,更足見此一叢書之可貴。

一華開五葉

最末,以《六祖壇經》的名句作結:「一華開五葉,結果自然成」。或謂:五葉乃五代傳承,又稱:乃五個宗派;然禪宗的發揚光大,則應驗此一預言。北京與台灣和香港皆有商務印書館,在特殊時空背景下,反倒呈現不同面貌,不也至少是:「一花開三葉?」雖北京有前開名著,台灣商務印書館日前則推出四庫全書,並廣為宣傳,絕不比北京商務遜色!各為中西知識作出歷史的貢獻,試問:誰說兄弟是兩家?哪個不是中國人創辦的好書局?

#出版 #漢譯 #北京 #世界名著 #商務印書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