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國安法》管轄權引發最多爭議,部分法律已經超越域內管轄。大陸人大常委會法工委主任沈春耀表明,維護國家安全不能只限於香港行政特區。至於談及「勾結外國或者境外勢力」,大陸港澳辦副主任張曉明解釋,「勾結」是一般認知的間諜罪,但他也直言,去年反送中運動有人到國外乞求外國政府制裁大陸,這就是勾結外國勢力危害國家安全,若造成後果,可論罪處罰。

對於相關爭議,沈春耀回應「如何理解香港特別行政區維護國家安全的含義」等問題時點明,香港特別行政區本身要依法維護國家安全,在剛通過的《香港國安法》中,這是一個憲制責任。此外,維護國家安全還有第二層「地域性」的含義,即在香港特別行政區維護國家安全但不限香港特別行政區本身。

此外,對於外界質疑,勾結外國或者境外勢力危害國家安全罪的「勾結」用語太過廣泛,張曉明則說,第29條規定的勾結外國或者境外勢力危害國家安全,一般正常的對外交流交往,根本不存在「勾結」的問題。

他強調,《香港國安法》對勾結行為的主要表現方式有明確規定。主要是兩類方式:一類是為外國或境外機構、組織、人員竊取、提供涉及國家安全的國家祕密或者情報,這幾種勾結即「間諜罪」表現方式。

另一類為,請求外國或者境外機構組織人員實施與外國或者境外機構組織人員串謀實施,或者直接或者間接接受外國或者境外機構組織人員的指使、控制、資助或者其他方式支援。

#境外機構 #維護國家安全 #香港特別行政區 #爭議 #組織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