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3年前的7月1日凌晨,英國米字旗黯然降下,人潮湧出香港大會堂,灣仔街頭人聲沸騰,人們興高采烈地慶祝著香港回歸。23年後的7月1日,《港區國安法》入憲實施,抗議民眾揮舞寫著「民族自強,香港獨立」的旗幟,大批港警出動水炮和裝甲車驅逐群眾。香港和「一國兩制」,來到了歷史的拐點。 經濟自由度全球第一的香港,因一紙《港區國安法》而風雲變色。孰令致之?近因當然是陳同佳在台殺人棄屍事件引爆的反送中暴亂,遠因則可簡化成三點。

一、誤解50年不變的意義。天下唯一不變的,就是改變。香港回歸23年無一不變,哪裡有50年不變的道理?無論何種承諾,沒有一個國家會面對外國勢力公然介入、支持武力暴動和獨立運動這樣的「改變」,而無動於衷。

二、誤解了「一國兩制」的意義。一國兩制本具有創造性模糊的特徵,但不代表一國兩制下的高度自治容許少數人繼續享有殖民時代的治外法權,也不意味著兩制下的民眾享有超越言論自由與參與暴亂的權利。

三、歷屆特首都是在英國殖民時代養成的菁英,他們多少還保有殖民政府的思維,與中國文化與政治之間有著極大的鴻溝,又學不來台灣政客的狡詐與煽動,導致反送中演變成政府治理失能,北京被迫將「一國兩制」的座標,往「一國」移動。

港版國安法的實施是否意味著一國兩制的壽終正寢呢?試看《港區國安法》第1條,開宗明義寫道:「為堅定不移並全面準確貫徹一國兩制、港人治港、高度自治的方針,維護國家安全,防範、制止和懲治與香港特別行政區有關的分裂國家、顛覆國家政權、組織實施恐怖活動和勾結外國或者境外勢力危害國家安全等犯罪,保持香港特別行政區的繁榮和穩定,保障香港特別行政區居民的合法權益,制定本法。」

正因少數港人和外國勢力誤解「50年不變」和「一國兩制」的精義,誤以為兩制下的人民可以為所欲為,可以高舉獨立叛亂的旗幟,可以肆意破壞公署和公共設施,若是任由情勢繼續惡化,滿街暴民遊走打砸,香港賴以生存的金融旅遊產業全面崩盤,豈不是50年未逢之大變?而兩制之一既已崩潰,哪來的兩制?港版國安法限制了原有的高度自治,而其立法初衷便在於確保一國兩制、港人治港和高度自治。反送中勇武派作繭自縛,何其反諷!

至於港區國安法實施後,香港前途是否必然如西方評論家所預期的黯淡無光?香港總商會表示,「香港經歷自去年起的社會動盪後,《港區國安法》的通過有助社會恢復穩定及消除不確定性。期望今後法紀和治安得以維護,有助香港恢復穩定的營商環境。」也許,在多數香港百姓心裡頭,他們渴望穩定,渴望少一些不確定的因素,渴望安定繁榮的社會,渴望一個清廉的政府,能夠「安置廣廈千萬間,大庇天下寒士俱歡顏」吧!

假如說,《港區國安法》扼殺了香港的言論自由、民主政治與經濟發展,那也只能說是港人咎由自取了。至於台灣呢?不久的將來,台灣應該會後悔沒有把握「一國兩制」的創造性模糊,後悔棄守「九二共識」,作繭自縛吧?  (作者為資深媒體人)

#穩定 #實施 #兩制 #香港 #渴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