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獲時報文學獎小說、散文首獎,陳栢青近年也擔任許多文學獎的評審。他坦言,除了鼓勵有志寫作的人多參加,也希望能看到更多元的作品,尤其時報文學獎徵件對象為全球華人,對台灣相對精緻化的文學環境來說是很好的刺激,「現在很多文學作品一看就覺得:無聊。文學就應該要笑鬧、要衝撞。我才不要寫四平八穩的小說!」

自嘲是喜劇演員,陳栢青臉上總掛著燦爛笑容,沒講幾句話就哈哈大笑。國中時遭遇的校園霸凌,讓他遁逃到學校的圖書館,「我讀的是教會學校,課業很重,圖書館都沒人去,變成我的聖地,閱讀的時候,有那麼幾秒,覺得自己可以逃到另一個世界。我可以忘記自己是喜劇演員,可以變成別的角色。」回家就租言情小說,幻想自己是遇到霸道總裁的悲慘女主角,腦中滿是故事。

陳栢青就讀東吳大學時,受到張曼娟鼓勵開始寫作,投文學獎,「我從台中來台北這個花花世界,一切都很新奇。當時住士林夜市附近,有一整排髮廊,我的夢想是成為髮型設計師,每天可以化全妝、打扮不同造型,人生最幸福。但打扮要投資,對我來說,賺錢最快的方式就是寫作。既然讀了這麼多故事,就來投文學獎吧!」

過去讀的書,愛看的電影B級片,都是陳栢青的創作養分,寫過恐怖、推理、科幻故事,類型小說變成通往純文學的管道,用寫作挑戰世界,「如果想要讀者、想要受歡迎、想要被愛,其實根本不用寫小說,只要去臉書發表言論,會有更多人喜歡你,得到的回應會更多更即時。為什麼還要當一個小說家,別人可能看不懂你寫什麼,得到的回應又很慢?」

對陳栢青而言,就算寫作很辛苦,有些事還是只有小說才能做到的,「小說提供一個完整的世界,讓我去演繹,去把整個程式跑完,看最後的結果。只有在小說裡,我可以盡情冒犯世界。趁我還能做得到的時候,我要多多冒犯這個世界。既然要寫作,就要讓它變得好玩,要玩得很愉快!」

#故事 #想要 #圖書館 #文學獎 #寫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