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些香港人將這次《香港國安法》立法稱之為「第二次回歸」,雖尚未有像九七前的移民潮出現,但在立法後港人處境將會有很大的改變。香港眾志及其他幾個主張香港獨立的團體已陸續宣布解散,也讓人感到該法的威力。但香港就因此會成為平靜無事、和樂融融的社會嗎?

我認為香港未來的民主化,才是長期解決香港人與北京當局間矛盾的唯一解方。《香港國安法》實施後,北京應有信心讓香港的民主進程向前走,進一步朝當初設計「一國兩制」、「港人治港」的方向往前邁進,其中最主要的觀察點在於今後北京與港府對於港人追求民主普選的示威遊行的態度。如果連遊行都禁止的話,將使絕大多數港人對香港前途完全失望,與北京之間的矛盾將無法化解,甚至更加背離。

過去20餘年,多數港人對港府或北京的不滿最主要是為爭取民主普選,而非追求香港獨立,分裂國家。因為香港回歸20幾年來,特首及立法會的普選進程幾乎未向前進,在立法會選舉中,一般普選的議員至少要2、3萬票以上才能當選,但占立法會半數的功能組別議員,以本屆為例,有12席議員得票不到500票就可以當選,看在香港人眼裡,非常不公平。因此追求特首與立法會議員普選的訴求將不可能停止。

其實2007年大陸全國人大曾通過決議,香港將在2017年採行有限度的特首普選,2020年立法會議員普選,但後來取消這項決議。如今《香港國安法》實施,應使北京有更大信心展開雙普選的步調。

換句話說,今後北京當局直接掌控香港的國家安全事務,香港特首及立法會議員的普選只是香港地區公職人員的選舉,不致於影響國家安全,應讓港人選出最佳的特首及符合民意的議員,只要不違反一國兩制與國家安全就可以了。這樣才是當初「一國兩制,港人治港」的完整實現,也才是香港長治久安之計。否則北京與香港一直陷在抗爭之中,將使東方之珠失去光芒。

另外,我們不知這次北京實施《香港國安法》是否有從更高的角度,把台灣問題一起思考進去。台灣問題同樣是北京當局念茲在茲的,可能10年或20年後就必須面對。如果香港問題一直無法徹底處理,屆時北京將無法同時處理這兩個問題,以及面對較今日更複雜的國際情勢。及早處理香港問題,是不是北京當局對處理台灣問題的「超前部署」?(作者為前駐香港代表)

#香港 #處理 #港人 #北京 #普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