史諾登接受美國《連線》雜誌(wired)專訪照片。 (中新社資料照片)
史諾登接受美國《連線》雜誌(wired)專訪照片。 (中新社資料照片)
6月30日香港特首林鄭月娥簽署香港國安法。(新華社資料照片)
6月30日香港特首林鄭月娥簽署香港國安法。(新華社資料照片)

《香港國安法》的實施,除對港獨人士造成直接的限制外,背後還有一個鮮為人知的影響─限縮各國間諜在港活動。事實上,港英政府在殖民時期就布下大量間諜,2002年時任大陸國家主席的江澤民視察香港時,有中聯辦高層被英國間諜策反,洩漏江的行程資訊;甚至在2013年,前美國CIA技術分析員史諾登選在香港揭開「稜鏡計畫」,坐實香港「間諜之都」的稱號。

香港是全球最自由的地方之一,其寬容的法治環境與言論自由度舉世聞名,因此被多國視為建立對大陸情蒐基地的首選。造就這樣環境的原因,除了其本身地理位置優越,在20世紀初就匯集各國人士外,一部分還得追溯自港英政府刻意將香港建構成「遠東情報中心」,讓香港與柏林、伊斯坦堡並列為冷戰3大特務中心。

江澤民訪港 行程全遭洩

直到香港回歸後,形形色色的間諜活動仍然相當活躍。2002年,江澤民按例視察香港時,大陸的情報機構偶然發現一份絕密資料,裡面內容包含江在港的行程、維安計畫、行車路線、會晤對象以及談話內容。經調查發現洩密者是時任中聯辦祕書長的蔡小洪,他被英國軍情六處華人特工策反,並向英國洩露大量機密,於2004年被以故意洩露國家機密罪判處有期徒刑15年。

蔡小洪自1989年起就參與香港回歸前的對港工作,其父親是大陸司法部前部長蔡誠;普遍觀點認為,這樣背景深厚的高層級人士被策反,嚴重程度遠高過大陸解放軍少將劉連昆被台灣吸收一案;原因在於劉提供的情報是局部性的,而蔡提供的情報是戰略性的,甚至在某些領域上具有摧毀性。

這樣的間諜情蒐案例不只一宗,大陸駐港部隊在1997年接收位於中環添馬艦基地的威爾士親王大廈時,就發現大廈內有多個隱蔽處被安裝先進竊聽器;前香港特首曾蔭權在2005年將官邸遷回禮賓府時,同樣發現宅邸內有大量竊聽器。這樣無孔不入的情蒐能力,讓大陸政府切實地感受到間諜的威力,也坐實了香港「間諜之都」的稱號。

史諾登 在港揭露稜鏡

此外,美國前中情局技術分析員史諾登(Edward Snowden)2013年也選在香港揭開舉世譁然的「稜鏡計畫」,指美國國安局自2009年以來長期入侵大陸與香港各機構的電腦竊取情資。美國隨即對史諾登實施逮補行動、更以取消港人赴美簽證來施壓,甚至派員暗殺未果,史諾登仍然順利前往俄羅斯尋求政治庇護。種種事件也顯示香港雖自由,卻同時也是對觸犯國家安全利益的行為不設防的地方。

李振成投陸 美情治重創

美國在2018年逮捕中情局前港裔僱員李振成,指其從事間諜行為,長期洩漏國防機密給大陸;表面上是對大陸進行反制,但李振成洩漏的資訊造成至少12名美國線人死亡或被拘捕,加上中情局展開的「蜜獾行動」(honey badger)對美國駐陸使館人員全面審查卻一無所獲,讓此案成為中情局數十年來最大敗筆。

這次實施的《香港國安法》除打擊港獨人士與組織外,同時也壓縮了各國間諜在港情蒐的空間。如第30條中明訂的「與外國機構、組織、人員串謀」或者第29條中提到的「境外機構、組織、人員竊取、刺探、收買、非法提供涉及國家安全的國家秘密或者情報」等條文,皆對間諜行為造成直接限制。

香港過去的言論自由與寬容法治環境,成為異議人士尋找庇護地或外國滲透大陸的首選地;不過在陸美角力加劇、法令漏洞補足,加上美國對陸情報網嚴重潰敗後,香港「間諜之都」的稱號,恐就此走入歷史。

#香港 #發現 #大陸 #史諾登 #美國 #人士 #間諜 #情蒐 #情報 #中情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