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一波全球股市從3月下旬起漲,包括美國那斯達克以及深圳股市都收復疫情之前高點,明顯可以看到的是全球股價與經濟的脫鉤。前財政部長、香港北威國際集團董事總經理劉憶如指出,美國無限QE造就了股市的繁榮,但不是經濟的繁榮。QE的發行因此造就股價與經濟的背離,如果日後的經濟復甦緩慢,則寬鬆的貨幣不但救不了經濟,甚至只會造成日後的通膨。

劉憶如指出,最近全球已經看不到所謂「股市是經濟的櫥窗」,最主要是因為3月下旬美國「無上限」QE發行的承諾,搭配美國超級寬鬆的財政政策,造成股價和經濟的背離。

全球股市在2月跟3月間大幅下滑,但不論是3月初或是3月下旬,兩次美國聯準會的降息(第一次降息2碼、第二次4碼),對股市的拉抬效果都不大。3月23日股市反轉趨勢確立,這天也是這一波股價的起漲點。當時,一方面美國財政政策推出2兆美元紓困計畫,獲得國會通過;另一方面,美國的央行(聯準會)宣布將量化寬鬆(QE)的金額,由原本的7000億美元,調高為無上限。

劉憶如指出,這等於是央行為財政部開了一張空白支票,凡是財政部需要錢,央行就可以無條件配合。具體來說,譬如財政部需要2兆美元作為紓困基金,因此發行了2兆美元的公債,央行就印鈔票,購買財政部新發行的公債。在這樣的安排下,央行完全配合財政部,央行的獨立性就完全失去了。

劉憶如指出,空前積極的財經政策造就了股市的繁榮,但並不是經濟的繁榮,反而因資金浮濫,形成股市飆漲而背離經濟基本面的狀況。

#發行 #劉憶如 #央行 #美國 #財政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