蔡總統在今年就職演說承諾國民法官一定要上路,立法院也正在臨時會中審議「國民法官法」。不過支持陪審制的團體,改喊參審制、陪審制一起試行,試圖阻擋法案的通過。現階段民眾對參與審判期待的到底是什麼?對社會又可以帶來什麼好處?值此關鍵時刻,值得慎思。

從日治時期以降,台灣社會一直存在嚮往陪審制的聲音。審判是國家統治的一部分,自然也被貼上威權的標籤,而成了人民反抗的標的。讓人民自己審判自己,代表的就是人民當家作主的渴望。然而,經過了多次政黨輪替,現代民主社會的複雜運作,已經不能再用打倒威權的單一角度加以理解。

之前政大選研中心做的民調研究已可看出,在現今的台灣社會中,多數民眾並非不信任法官的法律專業,而是認為法律專業跟自己的想法有所落差。也就是說,多數民眾所期待的不是用民意取代專業,而是期待專業跟民意溝通、對話,做出兼顧專業與民意的判斷。

這也反映在制度的抉擇上。民眾應該跟法官「一起決定」(參審),還是「分開決定」(陪審)?前述民調結果顯示多數民眾選擇前者,這也跟司法院過去多年來所舉辦的模擬法庭研究結果相符。在審判的過程中讓法官與民眾充分討論、交流,共同做出決定,不但能增進彼此的互相理解,也有機會讓審判更符合民眾的期待,這也成為「國民法官法」的主要精神。

在觀感政治當道的後事實時代,要民眾跨出同溫層幾乎是不可能的事,也成為民主發展的重大危機。相較於現實社會中的弱肉強食,法院確是個可以好好坐下來、就事論事的地方。犯罪不是偶然,司法作為社會的最後一道防線,常常需要面對最棘手的社會問題。國民法官或許是個契機,讓我們有機會一起去關注和面對這些問題,讓社會向前邁進。

國民法官制度絕對不是必要,卻是一個機會,把多元觀點的思考帶到審判中,也能把理性思辨和溝通對話的向度帶到社會當中。國民法官考驗的不只是政治領袖們的判斷,更是國民的智慧。

(作者為新北地方法院法官)

#國民 #專業 #國民法官 #法官 #陪審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