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教育部退回嘉義縣稻江科技暨管理學院8月停辦計畫,引起社會關注。討論台灣高等教育的發展,不僅是數量問題,更是質量問題。若以國內年年少子化,幾乎人人可上大學,且有些高校不足額錄取,顯見大專校院數量的確過高,部分應該要適時退場。但若考量教育的服務輸出,數量或許不是關鍵,尤其製造工藝人才的培訓,目前許多開發中國家進行工業化的過程,會對技職教育產生極大的需求。

此外,中國的崛起及亞洲的快速發展,台灣是縮影,可以提供給西方先進國家重要的研究素材,台灣的高等教育更可扮演中介的角色,透過台灣是西方學習東方的最佳路徑。

解決數量過多的問題,目前政府政策是建立退場機制,讓沒有競爭力的高校退場和鼓勵大學間的合併,擴大規模與範疇經濟。但除非是強強合併才可能達到綜效,而且需要重新規畫合併的新校區,否則合併只流於行政上合作,執行上若依舊各行其是,效果有限,且合併有時反倒成為規避被退場的策略罷了。

但更重要的是學門的整合與課程內容的設計要能因應世界潮流趨勢與未來職場的需求,這才是高校改革之首要,這就關係到高校的質量問題。

質量上衡量的唯一標準就是能否與世界接軌並與時俱進。大學要能傳授前沿知識並帶動社會乃至人類的發展,因此大學的研究與教學非常重要。現在人類的文明發展遇到嚴重挑戰,包括氣候變遷、病毒大流行、反全球化等,均需要跨國與跨領域的合作才能提出有效解決方案,其中各國高校間的交流合作扮演著關鍵角色。

大專校院合併只會減少競爭。追求高校的質量,應先鼓勵建立自己的特色與強化彼此的競爭,當各自依自己的比較利益發展茁壯後,再視環境的需要決定是否應合併,合併是否會對彼此有更好的發展。當然,關起門來的發展,成效有限。在發展自己的比較利益時,也不要忘了尋求與自己強項類似的國外高校交流合作,效法他山之石,同時加速與世界接軌。

未來科技的發展,選擇國內或國外大學就讀將更自由,高校間的競爭也更加劇。若要台灣的高教有國際的競爭力,則國家的高校發展政策應該更開放,減少不必要的行政干預,讓國內高校自己定位其發展特色與服務的對象,以台灣民間的活力與過去辦學的經驗,如能放手一搏,百家齊鳴或許並非不可能。(作者為國立政治大學經濟學系教授)

#退場 #重要 #大學 #建立 #數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