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名網友的發文內容,多是一些格調低俗、富有挑逗性的美女照片和涉黃影片的截圖。(截圖自央視網)
有名網友的發文內容,多是一些格調低俗、富有挑逗性的美女照片和涉黃影片的截圖。(截圖自央視網)
快手直播間的直播主四平阿廈常在直播中爆粗口。(截圖自央視網)
快手直播間的直播主四平阿廈常在直播中爆粗口。(截圖自央視網)
(設計畫面/視覺中國)
(設計畫面/視覺中國)

網路涵蓋大陸民眾的生活之廣,幾乎無所不包;而它如同一把雙面刃,在高便利性背後,也隱含了許多弊病。人類商業中歷久不衰的色情業,近期在大陸直播平台中出現;不少直播主為吸引人流,穿著遊走法律邊緣、以低俗互動來吸引打賞。業者雖有機制來掃除違規,但仍不及其成長速度,加上開發平台成本低廉,讓網路掃黃成了新興難題。

大陸國家網信辦,針對目前在大陸互聯網中主要的31家直播平台內容進行審查,結果發現有其中10家平台涉嫌傳播低俗內容,並對平台業者進行約談。不過這些被約談的平台至今仍被發現存在涉黃問題。

慫恿觀眾打賞換微信

其中,甚至有某款直播平台以色情題材為大宗,透過觀眾打賞來裸露身體部位或用低俗色情的台詞來互動;除此之外,這些直播主吸引眾多觀眾的同時,還不忘將效益最大化,「順便」經營起六合彩等非法賭博。

然而這些直播主仍懂得細水長流才是商業之本,他們平常依然以正常的方式進行直播,直到晚上才會開始以涉賭、涉黃的主題來吸引流量;這樣晝伏夜出的經營模式讓查緝變得更加困難。

以一款名為「夜魅社區」的直播平台為例,有大量直播主穿著裸露,且會不斷慫恿觀眾打賞來換取直播主微信,更暗示打賞後會有「精彩」的節目;雖然從頭到尾都沒有明說,將提供什麼樣的服務或內容,但是明眼人都清楚,這個平台賣的是什麼。有網友就稱,自己在打賞後,收到多段直播主自拍的色情影片。

色情網站的中轉站

另一類經營模式,則是將平台直接作為色情網站的中間轉運站,透過刊登充滿性暗示,但並沒有直接違規的圖片,並附上色情網站網址連結。這些色情網站內容也大多非法,甚至有網友發現當中有未成年人色情片。

涉嫌傳播猥褻資訊的平台之所以查緝困難,主因除了其直播時間通常在深夜,另一困難點在於他們經常掛羊頭賣狗肉。以遊戲實況直播為主的「鬥魚」平台為例,在裡頭會出現不做遊戲直播,反而專門煽動「乾爹(打賞的觀眾)」們打賞來換取私下互動的年輕女性。

事實上,這些脫序現象並非無法可管,根據大陸《互聯網直播服務管理規定》第19條內容,提供直播服務的業者必須設立檢舉機制,來處理使用者提出平台不當內容的檢舉。至於法令是否確實落實,大陸央視記者實地進行了測試。

可檢舉但執行力有限

該位記者先以線上檢舉系統對特定涉黃直播主進行檢舉,但隔天這位直播主照常直播,且內容照舊低俗;於是又改透過平台客服電話檢舉,客服人員雖表明會進行審核,但對於何時會有審核結果,客服員卻表示「不清楚」。可見檢舉機制雖存在,但執行力有限。

某款大陸主流社交平台負責人潘瀅就出面表示,他認為平台雖然不涉及參與違規內容本身,某些色情交易亦不是在平台上完成;但作為相關行為的媒介,不論直播功能是否在測試階段,平台業者都須承擔相應審查責任。

直播產業牽涉龐大利益,許多業者不願大力掃蕩造成直播主跳槽到其他平台,因此消極執法。大陸消費者協會專家邱寶昌對此表示,主流直播平台不應以利益作為最優先考量,應以社會效益,尤其是保護未成年人要放在第一位。

但令人遺憾的是,即使檢舉機制完善,這些常態違規的業者依然能「借屍還魂」,在平台下架後以另一個名稱或標誌再上架。目前手機軟體開發的產業鏈已相當成熟,開發一款堪用的軟體成本只要幾千元,不少不肖人士甚至會以一個軟體累積知名度,然後分流多個軟體來傳播低俗內容,防不勝防。

#直播 #大陸 #觀眾 #打賞 #檢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