皇帝並不總是高高在上,妃子也並不總是低眉順眼,看起來更像是平常的一對夫妻。一千多年以來,人們之所以忽略他們關係中的人倫污點,而同情甚至歌頌他們的愛情,不就是因為在這裡看到身居高位者的平常心嗎?

事實上,關於這一次楊貴妃被趕出宮的原因,史書的記載很少,雖然野史上有各種猜測,但這些都不足為信。既然野史的記載不可靠,那麼,楊貴妃這次為什麼被趕出宮呢?這一次,唐玄宗還會像上一次那樣主動妥協嗎?

鬧劇開始 喜劇收場

既然現成的兩種解釋都不成立,那楊貴妃究竟是因為什麼忤旨的呢?我想,宮闈祕事的神祕性就在這裡,真實原因可能永遠是個謎了,但是,有一點可以肯定,就是這次楊貴妃的過錯比較大。為什麼呢?從唐玄宗的態度就可以看出來了。上一次出宮的時候,玄宗不是吃不下飯、睡不著覺,當天就把楊貴妃接回來了嗎?可是這次,唐玄宗似乎很沉得住氣,送回去之後,再沒什麼表示。這下,楊家可著急了。當時楊家可是滿門富貴,不就靠著貴妃嗎?如果貴妃失寵,他們不也得樹倒猢猻散嗎?怎麼辦呢?眼看皇帝在氣頭上,娘家人不好出面,找個說客吧!找誰呢?

當時有一個戶部郎中叫吉溫,伶牙俐齒,心機深沉,是個八面玲瓏的傢伙。楊家就託他去遊說唐玄宗。吉溫對唐玄宗說:「婦人識慮不遠,違忤聖心,陛下何愛宮中一席之地,不使之就死,豈忍辱之於外舍邪?」意思就是楊貴妃是個女人,頭髮長,見識短,陛下想殺就殺,沒有問題。但是,她畢竟是一個妃子,你就是讓她死也得在宮裡死,怎麼忍心讓她在外面忍受羞辱呢?吉溫這話說得有沒有水準呢?太有水準了。一下子就把內外的界限劃出來了。楊貴妃相對你唐玄宗是內人,就算處理也要在內部處理,怎麼可以讓她流落在外呢?果然,唐玄宗一聽吉溫這樣說,大為感動,又繃不住了。趕緊派一個宦官去看楊貴妃,而且,和上次一樣,還是把御饌分一半給楊貴妃送去。可能有人會說,唐玄宗是不是上輩子沒吃過飯呢?總是把吃飯看得那麼重。其實,這就是不懂唐玄宗的心了。吃飯是生活最基本的內容,所謂甘苦共嘗,不也是從吃飯引申出來的情感嗎?一個人要是許諾一輩子跟你一起吃飯,可比許諾你九千九百九十九朵玫瑰實在多了。

唐玄宗派宦官去看楊貴妃,楊貴妃什麼反應呢?她哭得像淚人一般。本來,玄宗這次把她趕出宮,幾天都沒搭理她,楊貴妃也知道問題的嚴重性。現在一看見宦官,知道皇帝還在想著她,楊貴妃能不哭嗎?光哭還不夠,楊貴妃當場剪下一縷頭髮,交給宦官,說:「妾罪當死,陛下幸不殺而歸之。今當永離掖庭,金玉珍玩,皆陛下所賜,不足為獻,唯髮者父母所與,敢以薦誠。」古代人講究「身體髮膚,受之父母」,頭髮非常重要。所以,古代管男女結婚叫結髮;男女定情,信物也往往是一綹頭髮。現在楊貴妃是拿這綹頭髮跟玄宗訣別了。唐玄宗一看見楊貴妃的一縷青絲,所有的怨氣、不滿、矜持全都跑到爪哇國去了,他哪裡真捨得跟貴妃訣別啊!沒辦法,還是高力士出面,又把楊貴妃給接回來了。

光是接回來還不算,自從這次風波之後,兩個人都深刻地意識到對方在自己心目中的分量,從此更加恩愛了。按照《資治通鑑》的記載,就是玄宗對楊貴妃從此「寵待益深」了。這個寵待益深怎麼理解呢?《長恨歌傳》裡有一段話,說天寶十年(七五一年),唐玄宗與楊貴妃在驪山並肩而立,仰望著天上的牽牛星和織女星,不禁感慨萬端。就在這天晚上,他們倆偷偷立了一個誓言,這個誓言我們中國人都知道,這也就是白居易《長恨歌》所寫的「在天願為比翼鳥,在地願為連理枝」。雖然學者們都提到,唐玄宗去驪山是為了避寒而不是避暑,因此七月七日他們不可能在驪山,所謂七夕密誓純屬藝術虛構。但是,詩人為什麼虛構成天寶十年而不是其他時間呢?正說明當時的人都認定,經過天寶九年的出宮風波,兩個人的感情更深了。這樣看來,這第二次出宮風波又像第一次那樣,以鬧劇開始,以喜劇收場了。

兩次被趕出後宮

楊貴妃是幸運的,她沒有像其他后妃那樣,一旦和皇帝鬧翻,就被打入冷宮,永世不得翻身。楊貴妃兩次被趕出後宮,不僅沒有損失什麼,反而因此獲得更多的寵愛,這是為什麼呢?在他們的兩次感情風波中,隱藏著什麼問題呢?

我們應該怎樣評價這兩次出宮風波的意義?我想,有三方面的問題值得注意。第一,經過這兩次風波的考驗,唐玄宗和楊貴妃的感情得到昇華。我們說過,唐玄宗把兒媳納入後宮,不過就是一齣人倫醜劇,但是,隨著兩次出宮風波,他們在彼此心目中的形象都變了。

本來,在唐玄宗看來,楊貴妃就是一個漂亮女人;現在他發現,貴妃最大的優點還不是漂亮,而是單純。她身在皇宮,居然不懂服從、不計後果,這樣的性格在後宮太少見了,對於晚年的玄宗來說不啻是一縷清風。有了這樣的認識,玄宗對貴妃的感情一下子上了一個臺階。而在楊貴妃心中,玄宗的形象也變了。本來,她只知道玄宗有權力,可以左右她的生活,現在她發現,這個皇帝也有正常人的感情,他是真的在乎她、離不開她。感情變了,彼此的關係也就變了。以前我們提到皇帝與后妃的關係,往往說得寵和失寵,這其實意味著皇帝是絕對的主宰,而后妃只是被動者;但是,到唐玄宗和楊貴妃這裡就大不一樣了,他們會像平常夫妻一樣吵架,吵架之後,妃子會回娘家,而不是被打入冷宮;分開之後,他們會彼此思念,也會努力和好。總之,皇帝並不總是高高在上,妃子也並不總是低眉順眼,看起來更像是平常的一對夫妻。一千多年以來,人們之所以忽略他們關係中的人倫污點,而同情甚至歌頌他們的愛情,不就是因為在這裡看到身居高位者的平常心嗎?

第二,不可否認的是,因為楊李之間的愛情,中國古代社會一直難以避免的外戚問題又出現了。仗著楊貴妃受到專寵,她的哥哥姊姊都驕橫跋扈。《資治通鑑》記載了一個故事,說楊貴妃的二姊虢國夫人最霸道,只要自己想做的事情,就一定要做到。天寶年間,她想要修豪宅,選中長安城裡的一塊風水寶地。可是,當時這塊寶地並不是塊空地,而是老臣韋嗣立的宅子。(待續)

#平常 #風波 #兩次 #感情 #楊貴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