剛跑新聞時,所看到的官員膽子是大的,每年美國總要拿特別301把台灣逼上談判桌,國貿局一位主管美洲業務的科長順手奉送一本「美國貿易法301條款案例簡析」,侃侃而談美國人正在打什麼算盤,坦率的神情迄今依稀記得。

那個年代官員膽子都比較大,每次到主計處三、四局和幾位科長聊天,天南地北,統計調查困境無所不談,內部研究報告一一奉上,隨著預算赤字連連升高,一位科長跟我說:「講淺顯一點,近年赤字飆升就像小李飛刀!,情勢極為嚴峻。」當然這是純聊天,也就沒有把「小李飛刀」給寫出來。

那年代中央標準局也是我常去的地方,局長陳佐鎮、副局長吳慧美天天和我聊專利、商標修法,談到細處還把專利、商標處長請上來解說一番,每天幾乎都在修法、甲案、乙案裡斟酌,他們的神情泰然而瀟灑。

印象很深刻的是,1997年國貿局長林義夫於台美農業談判結束後,步出會場痛陳美方未信守承諾,推翻過去三年達成的共識。我想,要是在今天,莫說一位局長,恐怕就連部長也不敢直接點名美方,只會模稜兩可的表示:「會談氣氛融洽。」

以前部會次長、局長、處長多有雄心,可談天下事,2000年初期的經濟部陣容堅強,部長林信義,三位次長是尹啟銘、陳瑞隆、林義夫,個個能言敢言,這個堅強的陣容,久不見矣。

今天莫說各局、處首長怯於發言,就算發言也深怕說錯話而經常繞圈子,至於政務官由於空降的居多,對業務還在學習,自然也難以講得理直氣壯,於是大家都學會「少說才是上策」,年復一年,不想說變成不會說、不敢說,膽子愈變愈小。

這正是今天內閣的困境,年復一年,文官膽子愈變愈小,有擔當、有見地的人難以獲得欣賞,這樣的惡性循環對台灣的經濟發展是極大的傷害,台灣當年的經濟奇蹟靠得不就是一群有擔當、有見地的文官嗎?今天執政者把文官膽子弄小了,日後哪還能創造什麼奇蹟?

#愈小 #發言 #一位 #局長 #修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