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對大陸出口的比例占總出口的4成,每年貿易順差利益超過了1000億美元。貿易之外還有投資,大陸也是台資最重要的海外投資地,大量台資企業長期深耕大陸,每年台灣上市公司從大陸的利潤匯回,就占台灣股市派息的4成。

大陸是台灣最重要的出口與投資的經濟夥伴,只有80年代的美國差可比擬。當時台灣也是出口逾40%集中在美國。但美方年年拿301大棒施壓,年年逼台灣上談判桌。相反地,大陸年年加碼推出《惠台31條》、《26條》、《11條》,對台優惠措施始終不斷。

然而,令許多大陸民眾不解的是:兩岸經濟合作是建構經濟基礎的工作,為何沒有拉近兩岸的民心呢?

首先,台灣是中美全球博弈的熱點之一。很多大陸人感嘆中國的全球話語權不夠,其實這也反映在台灣媒體報導的現狀。特別是傳統媒體衰微之後,無遠弗屆的外網正是中國築起網路長城自我放棄的部分。特別是2019年中香港騷動開始之後,台灣民眾對過去兩岸政治基礎的「一中」拒絕日益強烈。中美的對峙,以及「反中」成為媒體上無可挑戰的「政治正確」,這都是蔡英文以絕對優勢勝選的重要因素。甚至連國民黨內部也對「九二共識」出現了質疑。媒體及網路的風向如此,又怎可能建立較為正面的認識呢?

其次,兩岸經貿合作在台灣人眼中僅是全球化的一環,兩岸產業合作是全球化的區域性體現。在1980年代,台灣作為當時的新興工業化經濟體,面臨了產業升級的需要,必須將落後的產能向海外轉移,選擇了剛改革開放、要素成本極低、外資政策優惠的中國大陸。這樣的移轉主要是經濟力量的驅動。更何況在台灣,即使是傾向與大陸建立較佳關係的藍營,也多僅以經濟誘因等工具因素,而非情感,來解釋兩岸合作的必要性。

再者,兩岸經濟合作並不惠及兩岸所有參與者。誠如各國的經濟「全球化」總是面臨著利益分配的問題。這是當前「反全球化」高漲的重要原因。和其他國家一樣,在兩岸經貿發展的過程中,部分民眾得利,自然也有部分群體無感、甚至是利益分配的受害者。

以較常被提及的遊覽車客運行業為例:兩岸開放之後的潛在商機,誘使業外的逐利資本過度投機進入,反而擾亂了整個產業,使得傳統的業者未蒙其利。再以農業為例:大陸來台採購數量龐大,往往不是零碎型的台灣小農所能承接,反而滋生了壟斷的中間代理人。阿里巴巴曾經協助花東小農出口稻米,並且得到大陸市場熱烈的反應,最終卻卡在兩岸糧商與進口糧證的關卡,而無疾而終。再者,2008年馬政府上台後,鼓勵台商「鮭魚返鄉」,甚至陸資來台發行TDR,藉此活絡台灣資本市場。雖然政策立意甚佳,但跟近期很多陸企ADR在美國暴雷類似,許多陸資TDR也存在著嚴重的公司治理與監管問題,再加上資訊不對稱與炒股弊案,使得TDR被稱為台灣最雷人的股票。

最後,報償機制出現了反向的選擇。曾經樂觀相信兩岸和平紅利的業者、懷著樸素的心「投資就是買國運」的投資人,他們都可能傷痕累累。反而是靠著幾句反中口號的人,卻在台灣的政治道路上一時風光無限。

兩岸在80年代末期開始重新接觸。當時的台灣人多懷著對「記憶中的中國」的好奇、新鮮與懵懂,但只有認識表象。這個階段是「見山是山」。

隨著兩岸接觸的深化,再加上中國的快速發展,各種社會的深層矛盾凸顯。很多台灣人游移在自己夢想的祖國與現實的大陸中處處碰壁,隨之而來的是懷疑、徬徨與掙扎,開始質疑自己的認識,以及懷疑台灣與大陸的關係。這個階段,是「看山不是山」,有的人就因此走上了認同的左途。

兩岸關係還得繼續磨合到另一個程度。直到兩岸的人們都能夠看清什麼是虛妄與幻術,那時中國在自己的認識裡,就有了另一種「見山是山」的內涵。若能在目前的兩岸黑暗中,仍然看得見美好與希望,那麼兩岸就仍有一線未來。

(作者為國立雲林科技大學副教授)

#大陸 #中國 #投資 #媒體 #出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