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陸制定《香港國安法》,監管範圍甚廣,實施細則更涉及台灣,「可要求台灣政治組織及其代理人提供涉港活動資料」,這些行為和美國對全球實施的「長臂管轄」不遑多讓。大陸制定如此法律,美國堪稱是現成的導師。

美國擅用「長臂管轄權」結合諸如《反海外腐敗法》(FCPA)、競爭法(Antitrust law)和引渡法等,使得美國法院對得以各種理由控告海外企業和人士。但長臂管轄權同時引起國際法與國家主權相關爭議。

大陸自己就深受其害。美國擔心大陸電信製造商華為崛起,不僅在全球拉幫結派抵制華為,更以司法互助協議令加拿大逮捕在溫哥華機場轉機的華為財務長孟晚舟,但逮補至今19個月尚未引渡赴美受審。

台灣也吃過老美的虧。2016年兆豐金紐約分行因違反美國《銀行保密法》和《反洗錢法》,遭紐約州金融服務署(DFS)重罰1.8億美元。當時美國派員至台灣兆豐金總部調查,雖有侵害主權疑慮,但台灣只能乖乖讓美方人員入境。

此外,廣達旗下的廣明公司因違反美國《反托拉斯法》,6月初遭美法院二審判處賠償美商惠普4.39億美元(約台幣131.9億元),震驚台灣股市。

2013年,法商阿爾斯通高管皮耶魯齊因在印尼工程項目行賄,被美以《反海外腐敗法》長臂管轄,在美機場被捕,關了14個月,阿爾斯通被罰款7.72億美元。人稱「法國版孟晚舟」的皮耶魯奇把這段親身經驗寫成《美國陷阱》一書。

雖無證據顯示大陸是否從美國法律得到啟發,但《香港國安法》第20條1至3項指涉港獨、台獨觸法,已顯示長臂管轄概念的主張。港大法律學院教師張達明說,《香港國安法》超越國內「域外管轄權」只適用中國公民概念,原因在此。

只是美加畢竟不同台港,長臂或域外管轄除兩者要有司法互助協議外,更要具備外界認同的國家實力,不管台港或兩岸關係,都難和美加比擬。

#反海外 #大陸 #美國 #長臂管轄 #美加 #台灣 #兆豐金 #香港國安法 #全球 #域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