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月3日陸戰隊99旅在左營桃子園海灘實施「109年聯合登陸作戰訓練」,在8點40分由99旅步2營步6連所編成突擊連搭乘8艘突擊艇,依計畫於桃子園海灘實施「向岸突擊登陸」訓練課目,結果發生兩艘突擊艇於岸邊激浪區翻覆,很遺憾2戰士殉職,謹表哀思。

個人幹過海軍所有的兩棲艦,包括當年專門幹「無遠弗屆,有運必達」任務的天山軍艦,也是登陸時近灘海域的所有舟艇活動專門主控制艦。首先,我要說的是,這種激浪過大是可以避免的,在登陸前應該連續做3次激浪報告,這是由前一夜潛伏在灘頭的水中爆破隊資深士官擔任,主控制艦於清晨收到第3次報告後,提出照計畫執行或是中止執行改為備用計畫。

近灘處水下的礙航障礙、礁石都已在先遣作戰時由爆破隊爆破清除,不及清除的亦應設置標誌。爆破隊還要在艦岸運動時擔任隨護的救難任務,顯然這一部分遭到省略,但這不能怪海軍,因為爆破隊已不存在了。在一次次的精簡中,海軍因專業單位太多,各有不可替代性,幾乎是哀鳴地請求「以功能為導向」,卻屢遭悍拒,遂採等比例剁手指方式裁減。

海軍被迫把所有需要游泳、潛水的編在一塊,一個標準的現代「雞兔同籠」於是誕生。爆破隊被編進陸戰隊的兩棲偵搜連,於是打破了爆破隊負責高潮線以下的水下任務,與偵搜連負責高潮線以上的陸地防衛設施的分野。通常他們在執行任務時,爆破隊幾乎是冒著敵人炮火而明著幹,因此要用快速的偵爆艇拖著膠舟快進、快出,並快速地放下拾回,但是偵查連只能暗著幹,用潛艦乾溼放,或用水下無人載具載運,或是以跳傘潛入,絕對沒有明著幹的。

那麼我要問,這一次裝滿武裝步兵的7艘膠舟排成隊,堂而皇之地向灘岸接近,有這種明目張膽的突擊嗎?有人質疑國軍首要任務是防衛台灣,為什麼陸戰隊在操演「聯合登陸作戰」,要登陸去哪裡?真是大哉問。在作戰上純守勢的防禦絕對是時間長短而已的必敗。正確的做法應該是「積極防禦」,也就是防禦裡蘊藏著攻勢。二戰期間英軍對德據的歐陸發起大小數十次突擊作戰,迫使德軍疲於奔命。只要我們有此準備,敵人就要處處設防。

有人稱,「我們軍隊的訓練長期以來大多是為了表演需求」,這是不懂軍事的外行看法,任何兵力能否執行作戰任務完全要看他的戰備訓練等級,因此部隊長必須盡全力提前完成個人基礎、組合,再進一步到與其他兵力的協同訓練,都合格之後才能執行任務,跟表演沒有任何關係。

但是「每年最大場表演就是漢光演習」是沒錯,這是因為總統要親校,所以漢光演習變成了大秀場。各軍種為了減少演習次數,就乾脆將應該1年作4次訓練的統統合併為1次,這嚴重影響了訓練的效果,有很高比例的軍官對作戰完全陌生,不夠格拔擢,其原因也在此。就整個國軍而言,這種作大秀的做法絕對值得檢討。(作者為海軍退役中將)

#訓練 #任務 #表演 #登陸 #突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