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法官是憲法的守護者,必須超越黨派及政治立場,獨立行使審判權,但近年包括前瞻建設法案、軍公教年改等釋憲案,讓大法官屢受批評與質疑,如今呂太郎又不知所迴避惹議,讓純潔的法袍沾染了顏色,失去應有的客觀中立性。

呂太郎在民進黨再度執政後,出任司法院祕書長,對外負責推動訴訟法案的立法及國會備詢的重責,對內掌管司法行政事務,法官風紀考核及人事審議等,也同時擔任大法官會議的幕僚長兼發言人。

近4年祕書長任內,每當有法官涉及風紀、私德問題,呂總是在媒體前嚴正宣示司法獨立的重要性,且要求法官要杜絕一切爭議性的聚會、球敘或宴飲,還說不容任何外力介入審判,這是法官最重要的守則。

不料,去年10月呂太郎任大法官後,換了位子沒換腦袋,無法卸下司法行政工作。雖說司改重要,但大法官職務理應超然獨立且不再涉入司改事務,對總統的召喚,要有拒絕的魄力,不該亂了憲政體制,陷總統於風暴中。

審判工作要嚴守紀律及避免不必要紛爭,就像法官不能說下班後去酒店消費,就不是法官了;大法官也不能稱下班轉換身分後,就可與政治人物接觸或談及司改事務。

前年監察院聲請黨產條例釋憲,多數大法官決議不受理,當時湯德宗等5名大法官相當不滿,疾呼應「開大門,走大路」,以平常心受理,才是確保司法尊嚴的絕佳時機,不要被質疑替執政黨護航。

所謂「走大路」,正是希望審判高度政治敏感的釋憲案時,能以超然立場面對;儘管大法官由總統提名,政治性難免,但瓜田李下,絕非大法官自認心中無鬼就能避嫌,何況司法如皇后貞操不容懷疑,大法官豈能不自省。

#總統 #下班 #大法官 #祕書長 #事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