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年3月時,美元的強勢來自於全球經濟遭受衝擊,避險情緒使得資金流往美元。在各國解封經濟活動之後,全球經濟已經踏上復甦之路,美中兩大經濟體的製造業採購經理人指數皆回升至50以上的擴張區間,美國的就業數據也顯示勞動市場有大幅度的改善,美元的強勢動能也放緩不少。

但此時,美國又浮現二次感染的疑慮,目前美國有40州疫情惡化,確診人數超過263萬人,可能成為經濟復甦是否延續的阻礙,全球景氣難以在短期間內回到疫情前的水準,美元不宜過度看空。

貨幣政策方面,美國聯準會(Fed)最積極寬鬆的時期落在今年的3~4月,近周聯準會的資產負債表不增反減,當然這並不代表聯準會的寬鬆態度改變,部分原因是來自聯準會與各國央行的換匯到期,不過最積極寬鬆的時間點過去,也顯示美元進入區間震盪的機率高,本行預期的美元指數震盪區間為95~99(見圖)。

美大選陷拉鋸 牽動美元

策略上,美元價位修正至區間下緣將提供布局的吸引力,不過美元震盪期間也創造非美貨幣輪動升值的契機,整體外幣配置可適時增加非美貨幣的比重。

疫情之外,政經面為匯市第三季最重要的關注點。美國總統大選時點已近,現任總統川普民調落後民主黨候選人拜登,使得市場紛紛開始探討目前政策逆轉可能性及其影響。

摩根大通認為,川普2016年當選後的減稅政策對美元有2.5%~5.5%的提振作用,而拜登政策偏向增稅,拜登若勝選將對美元造成一定程度的衝擊,因此總統大選的動向將為影響美元走勢的重要觀察變數。不過選前川普為了拉抬聲勢所採取的動作難以預測,都將提高經濟政策的不確定性,對避險概念的美元形成支撐。

人民幣逆勢走升 獲看好

人民幣的表現為近期最大的驚奇。本行先前專欄指出,由於人民幣利差的優勢、主權債市的穩定、積極的財政政策搭配審慎的貨幣政策,因而看好人民幣中長期的趨勢,但短線或因美中關係的惡化而使人民幣有所修正。不過中國相關資產近一個月實際表現較預期的強勢許多,中國股市7月初在官方媒體大談牛市的情況下大漲,離岸人民幣則一度升破7.0的關卡。

雖然先前中國在人大會議中提出香港國安法,引發美國制裁造成港幣聯繫匯率崩解,連帶影響人民幣的疑慮,不過美國除關稅外並沒有太多實質動作,在美國急速降息後,港幣利率高於美元利率的環境下港幣的壓力也減輕許多,港幣反而維持在區間的強方價位附近,本行預期極端風險應可控。而人民幣和港幣的穩定,對新興貨幣料也起到一定程度的激勵效果。

#拜登 #中國 #聯準會 #美國 #寬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