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2008輸到差點滅黨的民進黨,因為有過創傷,讓他們在2016重返執政後,徹底罹患權力飢渴症。4年多來,打著改革外衣,實際卻以黨國思維,全面掠奪國家、政敵與民間資源;甚至於法不合就修法,從核心到外圍,包山包海鯨吞蠶食,終而養成失控的權力怪獸。

扁案貪腐曾讓民進黨陷入不被人民信任的失意潛沉。事後,在內部療傷止痛,外部形象重建後,確實讓不少人以為這個黨願重拾勤政、清廉、愛鄉土的本質,而把對國家的想像寄託在他們身上。

只是,二度取得政權的民進黨,當年的失敗,並沒讓他們懂得去惡存善,反而讓他們更懂得利用立法權的掩護,專精於如何壞到讓人找不到哪裡壞、吃到讓人只能默默被吃,把壞發揚光大,壞到恰到好處。

例如,這個政府靠著「轉型正義」這頂字面意義崇高的帽子,創造出黨產會、促轉會,讓執政者可以依法「說你不當、你就不當」,強索政敵資產,削弱政敵能量,鞏固自身政權穩定。一旦招惹違法、違憲罵名,就搬出「違反轉型正義」潑得人滿身糞,就算講真話也會被嫌臭。

這套模式用來處理政敵就罷了,面對屬於農民自治團體的水利會,同樣是從「法」下手,直接收歸國有,選不贏就官派,收編想吃但吃不到的組織與資產。

只是,不曉得是不是嘗過失去政權的痛,因而對權力極度焦慮,進而包山包海、無所不吃。無論是幫推、投石的招標爭議,還是觀光國師的標案新貴,甚至是過去被綠營稱為「廢物」的監察院,如今都能搬出憲法自圓其說,寧可打自己過去的臉,也要提好、提滿。

隨民主機制的淘汰,國家為政黨服務的黨國體制一度銷聲匿跡。但如今,摸石過河、持續進化的民進黨,正披著民主法律外衣,打造出另一種觀感不佳、但讓人難以抓到錯的新黨國體制,這對國家是好是壞,恐待時間印證。

#外衣 #怪獸 #政敵 #包山包海 #資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