根據勞動部職安署統計,去年全年勞動條件勞動檢查相較2018年減少逾2萬6000餘場,勞團憂心勞檢場次減少,恐怕使黑心雇主更會藉機壓榨勞工,勞動部應思考是否勞檢員的量能不足,而不是為了勞檢的「質」,而忽略了「量」。

全產總祕書長戴國榮說,雖然勞動部宣稱為了提升勞檢的質,採用如雙人勞檢方式,但去年減少2萬多場的「勞條勞檢」場次,法遵率也沒有較高,當政府因人力不足減少勞檢時,雇主就會有投機心態,開始壓榨勞工,更惶論中小企業的勞工根本不敢檢舉雇主。其他的雇主有樣學樣,皆會造成勞動環境更為惡劣。

戴國榮呼籲,如果勞動部認為是因為勞檢員數量不足導致場次下降,就應增加勞檢員人數,也可效法韓國增加違反勞動法令的罰責,才能避免台灣的勞動環境更趨惡劣。

青年勞動九五聯盟理事長周于萱說,雖然勞動部稱為了顧勞檢的「質」,但「量」也要顧及,甚至罰責要增加,否則大型企業的罰鍰一樣僅2萬至100萬,不僅有失公平也難有作用。

機師工會研究員陳柏謙認為,現行勞檢對資方的嚇阻效果有限,雖然提升勞檢的「質」有其必要性,但如果沒有「量」恐怕會增加雇主違法意願,如果是因為人力不足問題導致勞檢量能下降,勞動部就應該去要員額,不是改變考核方式讓勞檢的量能下降。

#雇主 #勞檢 #勞動部 #下降 #場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