劉漢文,《靈動》,112×112cm,2014年。圖片提供/劉漢文
劉漢文,《靈動》,112×112cm,2014年。圖片提供/劉漢文
劉漢文擅長駕馭不同題材的創作。圖片提供/劉漢文
劉漢文擅長駕馭不同題材的創作。圖片提供/劉漢文

不論是《獨舞》中乘風起舞的白鷺鷥,還是《靈動》中伺機而動的銀色獵豹,抑或是《依偎》裡在冰天雪地中交頸相依的老虎。「每一種動物,都有獨一無二的靈魂。」

劉漢文擅長駕馭不同題材創作,涵括人物、風景、靜物等豐富面向,但他最喜歡是無拘無束的動物。他筆下的動物多不是人類馴化的乖順寵物,散發著自然天真的野性與自由,尤擅以強烈色彩渲染與生動寫實造形,敏銳捕捉稍縱即逝的「靈光」,讓動物內在流動的氣質躍然紙上。

「相對人類世界的紛繁複雜,動物世界的優勝劣汰真誠、純粹得多。」個性爽朗豁達的他,尤其欣賞如獅子、獵豹、雄鷹等自然猛獸,透過簡潔有力的畫面,展現它們堅韌、自由與快意人生的氣魄。

一般寫實派畫家多以照片或投影來作稿,受過紮實素描訓練的劉漢文寧可現場寫生,親近動物聞見味道,感受它們的喜怒哀樂、愛恨情仇。為真切掌握不同動物特徵,他曾遠赴南非大草原觀察雄獅,到東京上野看北極熊,甚至近距離與東北虎接觸,力求熟悉它們特有的習性與氣質。「當萬獸之王在咫尺窗外的草原徘徊,天生的王者氣度深深烙印在我心間,提醒我畫筆下捕捉的絕非一個平面圖像,而是有靈魂的生命!」

結合東西技巧 翻玩創作實驗

劉漢文自幼癡迷繪畫,一路求學於美術院校,早年從事水彩創作,後至西班牙修業數年,兼受東西方文化洗禮。他的畫作將西方繪畫的用色與東方水墨的意境結合,色彩絢麗,格局開闊,呈現獨特的時尚感和裝飾性。他擅用撞色、撞水技法豐富畫面視覺層次,更打破學院繪畫的傳統界限,試以金屬漆、水泥、保鮮膜等建築材料和日常工具進行實驗,拓展觀者對繪畫作品可能性的想像。

以作品《暖暖》為例,細膩優雅的冷灰色調層層暈染出北極熊蓬鬆的毛髮結構,畫面下方巧妙留白,左上角則利用保鮮膜塑造不規則藍色冰棱,精確自然地勾勒出冰天雪地的環境。畫中北極熊母子相依而眠的溫馨畫面,生動傳神,每每吸引觀者駐足,但只要稍加留意,就不難從隱喻冰層融化的留白邊緣,環繞背景詭異的灰藍色和熊媽媽略帶憂愁的睡顏中,品讀出畫家對於全球暖化、生命危困的憂思。

探索心靈宇宙 揮灑生命本真

枯木上慵懶小憩的獵豹、落日中狂傲不遜的雄獅,草原上瀟灑飛馳的野馬……,劉漢文富有人文隱喻的創作,總讓人恍入亙古前的動物世界,光與色,虛與實,變化萬端,揮灑出生命本真的蓬勃,也探問著宇宙原初的狀態。

「藝術於我而言,不僅是畫布上的創作,更是一種心靈探索。」不管是繪畫媒材的實驗與突破,還是東西方文化創作理念的碰撞,劉漢文極力追求的並不是紙上雲煙,而是精神領域更寬廣、深刻的自由!

藝術典藏圈【快來加入粉絲團按讚】

#繪畫 #自由 #畫面 #創作 #生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