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兩岸資源懸殊,我方早已不做軍備競賽,也不再進行傳統消耗戰,因此,國軍捨棄傳統戰勝觀念,並重新定義「戰勝」為「迫使敵奪台任務失敗」。這兩年漢光演習即依此規畫,不再預設未來戰場情境,就以現在兩岸軍事態勢為依據操演。

然而,國軍演訓場地愈來愈難覓,要逼真臨場很難,所以現在常聽到「縮短距離」,或「移地借景」演練,就因演訓場地受限,不得不變通。像昨天花防部就做了縮短距離操演。現在各型飛彈試射都移屏東九鵬基地,就算陸軍有線導引的托式飛彈也是,這些都算移地借景。

「因地制宜」,很多國家都這麼做。如在日本,美日聯合「山櫻花」防衛作戰演習,也改純粹電腦兵推;日本自衛隊兩棲作戰操演,也到人口稀少的西南諸島做。再如北約近年多項大規模演習,也採取「異地、同時」方式操演,以克服環境對大規模實兵演習限制。再以南韓為例,雖有北韓在旁,部隊也改成軍級採電腦兵推、旅級實兵演練方式。

漢光演習是為訓練三軍戰力,所以整個接戰流程全要操演。然而,兩岸真遇戰爭,軍方內部也有兩派看法,一說海空打完,也就是打到濱海決勝階段,即漢光第2、3天做的科目,大勢已定;但也有人認為,沒有海空軍,陸軍還能繼續打,不能談判。

話說回來,固然軍人守土有責,戰爭不到最後關頭,不輕言戰,且要有終戰指導,明確告訴軍人打到什麼階段,就不能打下去,不要再讓軍民做無謂的犧牲,要訂出清楚界限,所謂「戰到只有一隻掃把,也要周旋」,這是賭氣的話,不能當終戰指導。

#戰爭 #借景 #實兵演習 #階段 #陸軍